电邮给朋友列印

无声世界的动人生命乐章

在中大主修细胞及分子生物学的谭乐皿(Tom)天生深度失聪,自出生起便活在无声的寂静世界,但他坚信后天努力定可跨越先天缺陷,因着本身的付出,加上遇上耐心指导的良师,以及得到大学的支援,Tom冲破重重障碍,今年以一级荣誉成绩毕业,更获得尤德爵士奖学金资助三年学费,9月前赴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攻读环境毒理学博士课程,实现成为科学家的志愿。

Tom两岁时,其母留意到无论是打雷或飞机经过,他都毫无反应,遂带他往检查,始发现他有深度失聪。他三岁起在语言训练中心学习发音和咬字,及后就读主流小学和中学。虽然好些发音仍不能掌握,得靠助听器和读唇,但Tom现时基本上可慢慢与他人口头沟通。

「小学上课时不知老师在说什么,放学后需由家人解释一遍,做功课要比其他同学多花逾倍时间。」其后,Tom的一耳接受了人工耳蜗植入手术,另一耳用上助听器,并学习了唇读,上课前备课,下课后积极向教师请教,成绩渐见理想,2010年以优秀高考成绩考入中大细胞及分子生物学课程。

Tom说,大学对他的支援并不少,例如上课时如要看影片,学系会特别配上字幕,帮助他了解内容;学生事务处借给他无线调频发射器(即FM咪),让他给予老师授课时配戴,透过接收器更清楚讲课内容。

Tom主动争取各种学习机会,在三年级时于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当交换生。他发现外国大学对听障生提供的支援模式更多,例如有专人陪他们上课,并将教授讲述内容即时输入电脑,在屏幕上显示,或安排同学为他写笔记,「如我要兼顾抄笔记,便很难看到教授的嘴型,有了这服务,我就可专注看教师授课。」Tom的成绩因此不但显著进步,更放胆选修一些如天文学等过往未接触过的学科。

一年的交流,他体会到适切的支援可助听障人士开拓更辽阔的人生,返港后遂建议校方增设该类服务,校方也迅即回应。学生事务处与教学单位联络,招募与Tom修读同一课程的同学,替他抄写课堂笔记,给他增加不少学习上的便利。

Tom感谢校内遇上不少乐于指导的老师,在学习路上扶他一把。他报考了IELTS英文试以申请海外交流,并修读了应试工作坊,任教的英语教学单位副讲师李帼怡(Miranda)表示,Tom比一般同学更主动勤力,课后常发电邮问问题,或相约时间当面求问,又会频做写作练习,给她批改,寻求改进方法,因此Miranda对他印象很深。两人现时亦师亦友,不时联络交流近况。

生命科学学院方永平教授曾教授Tom「蛋白质与酶」一科,方教授同样形容Tom「勤力、永远准时上课」,并很欣赏他的学习态度:「他求知欲很强,不明的会求问,不肯定的会厘清,每周总有电邮来问问题;派给同学参考的模拟试题,他是少数会先做一次并问意见的学生。」

虽然学习过程颇艰苦,但Tom视各种困难为挑战,他亦勉励他人:「不要自怨自艾,自己并非最惨的一个,遇上障碍要自己努力多作尝试,始终会有改善。」

录像

上一个下一个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