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江山代有辩才出──中大的口舌传承

左起:严慧仪、张梓文、陈麒匡、程栢玲、吴咏恩及萧少滔先生
(Photo by Cheung Wailok@Hiro Graphics)
萧少滔先生
萧少滔先生(箭咀所示)和队友于1990年获胜后与教练陈永明博士(后排左一)留影
辩论训练营
2013年第九次夺得大专辩论赛冠军

考试后,学生大都好好享受圣诞假期,但中大粤语辩论队却未言放松,抓紧时间,先到大屿山塘福举行辩论训练营,为3月举行的大专辩论赛热身。学期开始后,更每星期进行训练和模拟赛,积极备战。训练如此刻苦,无怪乎中大队能在这项有三十一年历史的赛事中,九次抡元,成为夺冠最多的队伍,更蝉联三届,创最长的连胜纪录。不过,骄人成绩的背后,除了苦练,还有一股雄厚力量在支援。

「老鬼」助阵

粤辩队队长陈麒匡(哲学系三年级)指出,中大辩论队向有一优良传统,就是前任队员──昵称「老鬼」──的积极支持,「他们不吝牺牲私人时间,下班后长途跋涉来校园,帮助我们练习至深夜。比赛时又会出席捧场打气。」

要了解这个传统由来,由中大辩论学会顾问及辩论队校友会会长萧少滔先生(90年工管)解述最合适不过。萧先生于1988年入队,1989及1990年出赛大专辩论赛,夺冠而回,并于1990年的比赛中获「最佳辩论员奖」。他整理辩论队校友的讲稿、辩论材料、历年大专辩题、辩论技巧理论,结集成电子书《慎思明辩》,这个庞大的资料库不时更新,供队员参考。

且听他细诉历史:「据学生事务处的纪录显示,中大辩论队于1972年正式建队,初时队员游走于粤语和英语比赛,细分成粤语、英语及普通话队则是后话。当年大专学界辩论的风气也较为轻松。

「大专辩论赛于1984年起举办,但在1989年前,中大队都无缘摘冠,『老鬼』们觉得不服气,于是全力催谷我们,加上中国语言及文学系陈永明博士当上教练,教导我们逻辑思考法,启发多角度分析,把训练系统化,大大提升辩论技巧。我们亦不敢怠慢,种种因素聚合下,产生了化学作用,让我们不但一股劲儿夺冠,更创了三连冠及其后的佳绩。」

萧先生强调,「老鬼」报效校队早有前例,因为大家在队时曾受业于前辈,自然便有要将精神承传下去的使命感,只是当年「老鬼」参与较为随兴。「及至2000年中大辩论学会成立,由学会聘任『老鬼』为义务顾问,参与机制正式确立。例如,之前甄选队员由大学教职员负责,自此『老鬼』加入为遴选委员,尤其着重延聘在中大或其他院校任教的。同年辩论队校友会亦告成立,『老鬼』更多,来自的范畴更广,『老鬼』与现役队员交流的层次也更深。」

他补充:「现时光是有纪录的『老鬼』已有二百多人,由80年代末至近年毕业都有,超过一半都很活跃。去年粤辩队的春茗,便筵开十席。『老鬼』人才鼎盛,是机制成功的原因。」成功非偶然,「老鬼」当教练,不尚即兴随意。哪些活动或练习需要出席,需要多少人,都配合辩论队的活动日程预先安排妥当。

受益无穷

对于「老鬼」鼎力支援,麒匡和队员吴咏恩(中国语文教育课程一年级)、程栢玲(食品及营养科学三年级)、张梓文(中国语言及文学系一年级)及严慧仪(中国语言及文学系二年级)同声赞好,他们认为前辈不但有助提升辩论技巧,对做人、处事和思考方法也有莫大裨益。

麒匡坦言:「『老鬼』来自不同专业范畴,有医生、律师、电子传媒主播、政府要员、教授……,初入队时,面对这样庞大的网络,有点不习惯,也感到压力。经过他们倾囊相授搜集数据、后续调查、分析资料,以至多角度的思考后,我已把他们当成楷模,也是努力的目标,希望日后能像他们般回来指导学弟学妹。奇妙的是『老鬼』虽然都经历同一学习和训练模式,却会灵活转化为各自独有的演说和作辩风格:有的风趣幽默,有的爱以数据佐证,也有偏重逻辑分析。原来辩论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也有很多乐趣,所以压力也变成动力,推动自己向前辈多学习。」

咏恩说:「对于我这个新手,『老鬼』们的指引非常有帮助,也让我增广见闻。我们的关系密切,就像一家人。」栢玲则表示,「老鬼」一开始便告诉她遇有疑难,随时可以找他们。她起初有点不好意思,更怕会妨碍在学中的「老鬼」学习。熟悉后,发现什么问题都可以问,而各人都有出人意表的答案,大概这是好辩者的特性。

梓文的体会是:「『老鬼』不时分享在其行业的所见所闻所得,又指出要避免哪些毛病,给我上了最好的『人生课』。」慧仪附和道:「我说话急速,中间又没有停顿,有时结构亦不完整,让人难明和混乱,过去自己未有为意。在辩论训练营,『老鬼』一下子便点出我的缺点。我正努力改进,以期在下次的模拟比赛中表现出色,赢取『老鬼』的称许。」

看着学弟学妹大谈得着,萧先生以过来人的身分笑说:「他们就像当年的我。也是因为自己曾受惠,回馈是自然之事。」岁月悄然过了四分之一世纪,人和事都在变,但辩论队的传承精神不变。

录像

上一个下一个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