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姚松炎:香港宜居度急降

未来城市研究所副所长姚松炎教授 (Photos by ISO staff)

你是未来城市研究所副所长,这个研究所是做什么的?

这个研究所辖下有五个研究中心,我主力负责土地和房屋政策议题,其他同事则关注可持续发展、社区规划、少数族裔文化,以及艺术等未来城市发展须要关注的事项。当然,全球暖化、空气污染都是相关的议题,城市的特点是跨学科、全方位,需要很多不同专业的团队一起合作。

什么原因促使你关注和研究香港房屋问题?

我的专业是建筑测量师,早年一直关注旧楼失修问题,无可避免涉及物业价值,当时发现某些楼宇质素很差,但却继续升值。国际上大部分城市楼价都只是比建筑成本贵一点而已,但香港很奇怪,建筑成本只占楼宇价值的三分之一至五分之一那么小,那其余那些是什么呢?我从此就开始研究香港房屋问题。

现在的高楼价为社会带来哪些影响?

香港楼价已去到国际指标称为「极度无法负担」的程度,带来的社会问题:首先是影响家庭的决策,如不敢结婚,推迟结婚,不敢生育,这又影响到社会未来人口够不够。其次,人们被迫住在一些非常不适宜居住的环境,包括笼屋、棺材房、劏房,现在甚至连猪栏也可以卖出去让人住,整个城市的宜居度急剧下降。最后,房屋不能负担,是导致社会上仇恨不满情绪和排外心态的导火线之一。

导致香港高楼价的原因何在?

三个令香港楼价去到不能负担地步的因素,都是政府造成。第一是政府在银根供应方面依循联系汇率,导致这段时间美国减息印钞票,大量热钱流入,推高香港楼价。第二是人口,如果政府对于内地移民没有审批权,甚至鼓吹输入高质素专才和劳工,在房屋已经不能负担及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再增加高收入人口,只会把楼价推得更高。第三是土地供应,政府供应的土地长期不足,甚至曾长期停止供应,导致今天的恶果。

最近有学者撰文提倡开发郊野公园,你有何看法?

讨论开发郊野公园时要留意两件事,第一,香港市区人口密度达到每平方公里二万五千人,是全球密度最高的头几位,但全港平均人口密度,约是每平方公里七千人,在世界上属中度水平,虽已跌出宜居城市之列,但还不算太差,这是因为前殖民政府选择一种高度集中的城市发展模式,在市区作高密度发展,乡村、郊野公园和绿化带则维持低密度,甚至无人居住状态,让市民共享自然生态。这其实是一种取舍。所以千万不要在地图上看到郊野公园占我们百分之四十的土地,就以为很多,可以随便拿来用。如果这样做,全港人口平均密度势必增加,生活质素每下愈况。

第二是根本没有必要发展郊野公园,香港有四千公顷闲置官地,还有八百公顷棕土,就是现在新界用作货柜场、劏车场、货仓那些遭破坏和污染的农地。如实施棕土先行政策,就能获得大量土地,起码二三十年内都没必要讨论发展郊野公园。

房屋问题有何正本清源的解决方法?

最根本的解决之道是有真正的民主政府,改变现在那种土地属于政府而非人民的前殖民地式错误制度,令有关土地的决策受民意监察;但这个理想似乎不是那么快可以实现。另一个中短期的解决方法是实行新加坡式组屋政策。在新加坡,组屋是公民权利,只要是公民就能以可负担的价格获得居所;香港的公屋却是福利,入息要低到某一程度才能申请。其实现时香港的资助房屋已占全港房屋量的一半以上,大量已超过入息和资产限额的家庭继续住在资助房屋之内,与其大家争相申请公屋和居屋,不如召开一次全面的谘询和讨论,如果大家都属意实行新加坡组屋制度,就将之变成恒常的政策,令市民安心,把精力用于发展事业,无谓不必要地浪费在房屋之上。

录像

上一个下一个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