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通识教学的成功窍门

何志明教授
麦高登教授

通识教育是中大的独有特色,为学生拓宽知识视野,令他们了解不同学科的理念和价值,并认识林林总总与现代社会和人类有关的问题。由于修课的学生来自不同学科,对于所修科目所知不多,所以,要保持他们的兴趣持续不辍,对于授课教师而言,有时候也是一大挑战。日本研究学系的何志明教授和人类学系的麦高登教授肯定深明个中诀窍,因为他们正是2014年度通识教育模范教学奖得主。

通识教育模范教学奖于2006年设立,以表扬优秀的教师。要在芸芸通识教育科目教师中脱颖而出,殊不简单,要先经全校超过二百名通识科目教师及学生提名,并由大学教务会通识教育委员会之常务委员会根据课程设计、教学方法、课业指导三方面评审,最后选出得奖人。

感言

何志明教授说:「很荣幸能获奖,这不但肯定了我的努力,也是莫大鼓励,令我有信心日后在教学上更臻完善。其实,中大许多通识教育教师都是杰出和满腔教学热忱的。我认为通识教育不只是拓展学生知识视野,培养应付新问题的能力,更能推动学生在探索新领域新事物,而这可能会影响他们日后的人生。因此,教授通识科时,我以培养学生探究新知的专业态度为目标,这个理念融入了课程设计和教学法,也许是获奖的原因。」

麦高登教授相信评审过程中,课后评鉴分数占重要的一环。「我只是幸运地在过去两年取得不俗的分数。评选委员会亦检视课程设计,我反而很有兴趣知道这项分数,因为任教的班别中,有的较成功,如有这方面数据,可助我改善不足。」对于获奖,麦高登教授固然高兴,但他认为,获奖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课堂上的教与学。

教学特色

何教授着重激发学生的学习热忱,故特意挑选日本媒体的时事报道,藉此显示日本人每天所接触的资讯。他还从各日本电视新闻及纪录片剪辑与课程内容相关的录影片段,亲自翻译之外,更请同事帮忙,再加上中文字幕。何教授说:「此举可建立一个平台,让学生切磋砥砺。我更鼓励他们批判思考,评论日本文化的特性,对于日本和香港讲者的跨文化理解,有独立的比较分析,日后遇上不同情境,课堂所学即能派上用场,自己加以判断并作出相应策略。知彼则更能知己。」

麦高登教授十分着重课堂上的讨论和辩论。「我把自己的教学法形容为苏格拉底式教学法。每堂我不会讲课多于二十分钟。我爱问学生能引发思考的问题,有些是与该堂内容和指定阅读书本相关的,有些则牵涉更广的内容。我会非常小心不提出任何『答案』,也不会透露己见,目的是要学生自行思考这些问题。

「我教学并非要令学生采纳某种意见,而是教他们慎思明辨,富于想像力,并且无畏无惧地提出自己的见解,不管这个见解是什么。人类学的精髓是训练你从全新和独特的角度检视世界。」

麦高登教授不要求学生发言前先举手,而是看到那一个学生看着他,便直接请他发言。不过,麦高登教授认为这种教学形式较适合用于人类学,因为另外一些学科如理科,学生须要学习许多基本知识。他补充:「当然,人类学亦有必须学习的基本知识,我也会教授事实的框架,但每堂大概有五六次苏格拉底式提问环节。我热爱教授的科目,所以教学方式也是热情洋溢。」

游走于通识和非通识课

通识和非通识课的教学方法是否不一样?教通识课最大的挑战是什么?何教授表示,他在这两种课程的教法上有差别,「我教日本语言与文化之间关系的通识科,对象是略懂或完全不谙日语,而又有兴趣了解日本的学生。要从语言层面讲述某个社会的文化,而学生却没有相关语言基础,最初我觉得挑战很大。一些我认为重要的内容,却有学生觉得启发性不足,不大有趣。由此,我明白必须修改课程和教法。举例说,我开始利用多媒体教材来辅助教学。我想在基本文字教材以外,多让学生直接接触日本媒体,特别是视讯媒体,可加深印象和体验,让学生建立其对日本的看法。」

对麦高登教授来说,教通识课的困难不大。「我教的三科通识中,以『生活的意义』最难,因为有些学生的确是为寻找人生意义而来修读这科。我必须确保所有来上课的学生,都觉得课堂环境舒适,不会只重学术讨论,而忽略那些为个人烦恼所苦而来寻求答案的学生。」

良师的期望

两位获奖教师虽任教多年,但对自己的志业仍满怀热诚。何教授期望学生藉人类社会和周遭世界的沟通,了解文化复杂的微妙差异,并懂得欣赏不同社会的价值观和文化。

麦高登教授的目标则是数十年后,当学生在事业或生活遇上瓶颈时,会想起曾在课堂讨论的想法,从中觅得帮助解决困境。他说:「要是有人能记起在十年乃至三十年前在我课堂中所学,使他们更全面地理解人生和世界,那我的教学就成功了。我希望我的影响力能超越学科课题。」

录像

上一个下一个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