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话题
2017年7月
 

6月1日,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全球各地群起指责特朗普鲁莽任性,认为他的决定危及气候稳定、全球经济、生态系统以至人类文明。中大学者也就决定的涵义与后果发表见解。

 

刘雅章:气候研究界严重受挫

当中大AXA安盛地理与资源管理学教授刘雅章听闻美国退出协定的消息时,他第一反应是担心气候研究界将士气大损,尤其替美国的研究人员捏一把汗。「这个决定严重挫损世界对抗气候变化的集体努力。过去数十年,美国科学家致力各方面的气候变化研究。特朗普的决定很可能令这些研究无以为继。」

 

 

刘教授续说,当美国这个全球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毁弃协议,气候暖化升幅少于摄氏两度的目标将更难实现。「预计气候反应例如空气与海水温度上升、海平面上升、海冰与冰川融化、极端天气事件将愈发频仍。」

特朗普多次在Twitter与竞选演讲中声称气候变化是个「骗局」。刘教授曾在美国钻研气候变化议题逾四十载,也担任过联合国跨政府气候变化委员会成员。他挑战那些坚拒承认全球暖化的人以科学实证说服他。「气候变化观必须基于对现有客观科学证据的理性分析。气候变化预测应用的是颠扑不破的科学定律。经观察证实,气候系统的变化模式一如定律预测。」

 

沈旭晖:中国乐意领头

中大社会科学院全球研究课程副教授、国际事务研究中心联席主任沈旭晖尝试站在特朗普的立场,分析气候协议哪里违背了这位总统的世界观。「目前协议视乎各国发展程度,对某些国家规限较宽松,而要求美国遵循严苛的限额,特朗普认为这是厚此薄彼,优待了美国的竞争对手。同时,他认为国内事务,例如就业问题,应由国家政府自主控制,而他也须向投他一票的蓝领选民兑现竞选承诺。」

 

 

中国主席习近平已明言全力支持巴黎协定。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准备填补美国退出后腾出的领袖空缺?「中国希望在国际树立负责任的形象,乐意主动担当全球领袖的角色。」沈教授说。「和美国的单边主义唱反调、占据道德高地有利于中国扩展软硬实力。中国和其他重要经济体,特别是和欧盟的纽带也将进一步加强。」

这位国际关系学者还指出,美国退出协定的地缘政治影响既深且远。「如果再有发达国家选出极右领袖,他们或许会跟随特朗普步伐。此外,由于巴黎协定并不具法律约束力,承诺多与少由每个国家自行设定,所以美国的行为可能助长某些签署国对协定置之不顾,而又不像美国般正式退出。」

 

任扬:绿色科技潮流无可逆转

 

 

巴黎协定带来的机遇之一是让从事环保科技的工程师得以一展所长,发挥创意。机械与自动化工程学系任扬教授认为,协定清楚指明高科、低碳、创新科技的前景无限。「无论大企业抑或初创公司都更积极投资在这些科技的研发,研究项目倍增,工程界大突破指日可待。」

气候协议包括一项每年一千亿美元的「绿色气候基金」,用以资助发展中国家的气候变化项目,可惜美国已明言将毁弃每年向基金注资二十亿的承诺。「虽然二十亿相对一千亿不算什么,但这不守信诺的行为给其他国家树立了坏榜样。」任教授说。

问及美国退出会否影响绿色科技进程,任教授持乐观态度:「从化石燃料过渡到可再生能源的世界经济大潮已经开启。特朗普的政策确实会在联邦政府层次削弱环保科研的资助,但美国很多州份已经自发加速绿色创新。再者,很多大企业和慈善家已承诺增加对环保项目的资助。我认为特朗普造成的伤害更多在于宣扬国家的一己利益高于全世界的健康幸福,然而事实是我们同坐一条船。」

 

 

巴黎协定不会在一夜之间推翻,特朗普最早也只能在2020年11月才得以启动退出程序。要扭转这决定的负面影响,各国必须加倍努力,美国则要靠各州份、城市自发图强。只要齐心合力,巴黎协定仍然是保护地球的重要力量。

 

 

 

回最上

 

《续绿中大》电子通讯由香港中文大学资讯处校园规划及可持续发展处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