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世界
2017年7月
 

回想十年前,拍照还用得上照相机,到陌生的环境要铺开纸本地图查找路线,打发时间的手机游戏只有俄罗斯方块或贪食蛇,即便没带手机出门,顶多只是无法与他人通话与接收短讯。而到了2017年的今天,如果发现自己没带手机,不仅会绝望于「失联」,还会因为失去了定位觅路、订餐、打车、社交分享的工具而怅然若失。

 

 

智能手机这个「聪明」的便携设备,几乎照看了现代人衣食住行各方面。从前需要靠人力完成的琐事,现在大多安心交给这位贴身的电子管家。取代由面对面交流所搭建起来的「人际关系」的,是形影不离的「人机关系」。

 

 

十年盛世的背后

你现在手上拿着的智能电话是十年内买过的第几部?将来还需要拥有多少部呢?全世界迄今已生产超过七十一亿部智能手机,假设每一部智能手机仍能正常运作,那么全球人口几乎可实现人手一部。

根据环保组织绿色和平调查发现,每部手机的使用周期不到二十二个月。由此推算,每个人一生中至少会拥有二十九部手机。全球十八到三十五岁人口拥有智能手机的比例已达到62%,而在德国和南韩等发达国家,比例更高达90%。在香港,目前每人平均拥有4.25部智能手机,比南韩、中国内地、美国和德国还要多。

 

智能的代价

制造一部智能手机,共需要六十多种元素。七十一亿部智能手机生产下来,采矿与加工都对环境和人影响极大。

智能手机中所用到的钶钽铁矿,八成产自刚果民主共和国。原始而危险的采集过程为当地的小企业家带来高收益,却使大片土地遭到掠夺式开发。与此同时,制造智能手机的过程耗能极高。自2007年起,每年至少有968 TWh的电能耗于生产手机,几乎等于印度一年的用电量。

生产手机的电子厂工人更是不知不觉暴露于有损健康的危险化学物质中。据2014年中国劳工行动(Labour Action China)调查,iPhone制造商富士康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苯和正己烷等化学物质,导致至少十三名工人确诊患上白血病。苯和正己烷长期广泛用于内地电子制造业,自2010年以来已令数以千计的中国工人因苯中毒而患上白血病。

 

回收举步维艰

在被弃置的旧手机中,只有不到16%通过正规渠道回收,剩下的大多进了堆填区或焚化炉。无法降解的重金属污染了土地,焚烧时产生的有害气体进入空气,威胁当地居民的健康。

即便是交由正规回收商处理电子废弃物,智能手机的复杂设计也让回收变得艰难。小型部件包含种类繁多且难以分解的材料和元素,即使熔炼后也无法回收。

 

 

变革路口:可循环生产

Fairphone是荷兰一家非牟利科创企业,正试图通过对原料和加工的控制,减少手机生产中的血汗供应和环境危害。他们用于生产的每一包矿石都会标记追踪来源,并确保工人拿到合理报酬。

对于手机本身,Fairphone配置了易更换的可拆卸电池,从产品网站上可以购买所有部件,方便用家自行更换,不必因维修麻烦而买新机。公司还提供回收服务,确保旧机可以彻底回收再利用。

 

 

「制造→使用→丢弃」的生产模式让资源有限的地球难以承受,而环保智能手机从产品本身与制造过程中去除有害化学物质,且重复利用部件,不仅能保护消费者和工人的健康与安全,也能停止原生矿场的开采,同时实现更安全的回收。这一「重复使用原料」的可循环生产模式,无疑将成为消费电子乃至整个制造业长远发展的关键所在。

 

 

 

 

回最上

 

《续绿中大》电子通讯由香港中文大学资讯处校园规划及可持续发展处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