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ftCraft

进行一个分析冗语的动作

近年语言出现两极发展。网络语言以简捷为尚,近音造词、拼音缩写、表情符号,无所不用其极。另一方面,却又出现了渲染铺张的冗言赘词,尤其是各种公开发言,往往絮絮叨叨。

去年1月24日,本港录得五十九年来最低温的摄氏三度。逾百冒寒登山观霜的市民因路面结冰,寸步难移,需出动消防员上山营救。消防处发言人事后形容任务的艰险说:「我们的同事要徒步行走两三公里,冒着很滑的路面和很危险的状况去到现场,作出救援行动。」

四十一个字的讯息,已包括三种类型的冗赘。第一是词义重叠:「徒步」已是不借助交通工具,只靠步行之意,「徒步行走」实属叠床架屋。

第二是强加描画:「冒着很滑的路面和很危险的状况」无非形容消防员如何冒险营救,「危险」就是状况,无需再加名状。

第三是多此一举:把动词「救援」变为抽象名词,在其前滥用「作出」以补动词的功用,在其后又滥加「行动」以表隆重,而不安于简简单单的只用一个动词。所以,本来只需「救援」二字,却像加了酵母的面团似的,扩大成「作出救援行动」六字。

这番话其实可以削减三分之一至二十六字:「我们的同事要徒步两三公里,冒着路面湿滑之险去现场救援。」又或:「我们的同事要徒步两三公里,冒着路面湿滑去现场救援,险象横生。」也只是三十个字。

何时开始,我们必须用「作出」、「做出」、「进行」等词语去修饰原是动词的名词,又用「行动」和「动作」等词去强调这个是一个名词?所以,「进行探访的活动」、「作出一场演讲的项目」等罗嗦用语时有所闻。2016年8月,台湾出产的「纯粹喝奶茶」因含有茶胺酸,遭新加坡、香港下架。《中国时报》的报道正是又一杰作:「行政院卫福部……表示,饮料内的茶胺酸仅供调味用,剂量也在台湾所设下的规范内,目前不会采取任何下架的动作。」类似这样化简为繁、以拙代巧的表述,在服务业比比皆是。当地有餐厅贴出告示,若顾客点菜时没注明要烫何种青菜,便「不再做询问的动作」,转眼在网上传得火红。可幸香港地铁附例只说明不得在已付车费区域内「进食或企图进食」,而没说成「做出一个进食的动作」

这种臃肿发胀的句子,充满了坏细胞,在两岸三地称之为「语言癌」或「语癌」征象,成因众说纷纭──中文英化的坏影响,藉复杂句子结构故作高深的心理,或意图仿效日本「打工敬语」用「拉长句」表达礼貌。最无异议的是一般人在公开讲话的时候,往往在话语与思想的落差之间,需要利用赘字来填充空白,争取思考的时闲,以接续发言。

从语言学的角度,由于话语不同文字,稍纵即逝,适度的重复或冗赘是确保讯息传递的手段。然而,在书写的时候,最好还是服膺简洁顺达的原则吧。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497, Newsletter in May 2017.

Tags
语文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