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ftCraft

懒翻译,烂翻译

这年头,没有一点英文根基,差点就不懂中文。这话看似犯驳,但用来形容二十一世纪初香港的语言环境,真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了。明白这意思吗?没有比这更好的,就是「Can’t be better」。

香港素以华洋杂处的「亚洲国际都会」自居,凡事若非两文三语,也必得中英双语。不少人说自己是用英语思考的,大家日常也很习惯杂用一些英语短句,例如人家问你觉得这次聚会的安排怎样,一句「Can’t be better」是多么言简意赅,大方得体。要是用中文,真不知怎么表达才好。

渐渐,我们都相信中文这语言真是不够严密,不足以精确表达思想。我们忘记了本就有「无与伦比」这个现成的说法,如果嫌它太文雅(这在今时今日可是死罪),也还有「最好不过」。

5月15日,教资会宣布,以试验形式推出一项一亿五千万元的竞逐研究资助计划。该会的新闻稿题目是「教资会推出研究影响基金」。不少报章翌日都以显著篇幅报道。《苹果日报》亦步亦趋,标题「教资会拨1.5亿元设研究影响基金」。这儿出现了歧义。究竟推出或设立的是什么?如果是研究,那是基金受到研究影响了吗?

当然,如果英文够好,又略识沿袭英国的高等院校拨款机制,这条题目是不难解读的。惦量一下:研究是research,影响是impact,基金是fund,教资会的英文稿正是「UGC launches Research Impact Fund」,一望而知是推出了以此为名的基金。

所谓research impact,据英国研究委员会总会(Research Councils UK)界定,是优秀的研究对学术或者社经层面的贡献。在该总会2013年的「研究卓越架构」(Research Excellence Framework的港台翻译)里,「影响」占评鉴的百分之二十,准则是广及和重要的程度。香港近年也愈加强调研究的社会影响,政府便要求教资会于一年内完成检讨研究经费的分配方法,加入研究影响、知识及科技转移成效等评审准则。

然而,一般市民不会有此认知。他们只能靠拼凑标题里「研究影响基金」六字,弄出个所以然。部分报章尝试在拟题时下点工夫,略加解释,例如《明报》的「教资会1.5亿助有社会影响研究」;《东方日报》的「教资会1.5亿元设『研究影响基金』」,加上引号突出基金名称;《文汇报》的「教资会1.5亿资助大学研究升呢」,弃规范汉语而用上了稍嫌过气的港式潮语,不论风格,总也算是尽了点责任。

尽管各尽人事,「研究影响基金」已成定译。歧义很多时候是懒翻译的产品,对着一个英文名词,就如打开百子柜按方执药,省便快捷。英文有ABC,中文即有甲乙丙,可不工整?殊不知英文的词性一目了然,而中文词语很多时既可名也可动,嫌「提升研究影响力基金」累赘,不够英文原文简洁,硬是要逐字对译,就容易出现歧义。

委员会名称也是翻译的死结,切忌硬译。「降低食物中盐和糖委员会」是「Committeeon Reduction of Salt and Sugar in Food」,比起「降低盐和糖在食物中委员会」,当然不算硬译,但还未合格。第一,没有顾及联想,一般人看见「食物中」三字,当会联想「毒」为第四字,在搜寻器输入前三字,第一个跳出来的词组也定是「食物中毒」。读者需看到或读到「盐和糖」才稍有所悟,但「降低食物中盐和糖」其实语焉不详,需加一「的」字意思才清楚。第二,「降低/食物中/盐和糖/委员会」,念起来节奏憋扭,结构上仍可能出现歧义──「盐和糖」究竟应依附「食物中」还是修饰「委员会」。如果定名为「促降食物盐糖含量委员会」,委员会的职责便望文知义,节奏也自然。

翻译并不是找配对,烂翻译通常就是懒翻译。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499, Newsletter in Jun 2017.

Tags
语文 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