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The Character Worth More than Gold


神秘的甲骨文最近得到《南华早报》的大篇幅报道。事源河南安阳中国文字博物馆宣布凡能破译未释读甲骨文者,每解出一字,可获奖金十万元人民币。「一字万金」的悬赏一方面印证了甲骨文解读之艰难,另一方面,也带出了这些距今三千多年的文字之重大价值。

文物馆现正举行「典雅劲健:香港中文大学藏甲骨集」展览,当中展品正可资佐证。从文字学的角度来说,甲骨文可以修正汉字研究最重要的著作《说文解字》之误说。以下图中的「伐」字为例,《说文》的解释是:「,击也。从人持戈。」但当我们看到该字甲骨文的形态是的时候,就可以知道古人造「伐」这个字时,所指的不是持戈的人,反而是被戈砍头的人。

甲骨上「伐」字的形态是被戈砍头的人

而从史学的角度来说,早于春秋年间,商史散佚情况已甚严重,孔子就曾有「文献不足征」之叹。甲骨文重见天日之后,有了第一手史料,我们才可更切实把握殷商的历史文化和社会风俗。再以同一片甲骨为例:文字记载的是商王卜问砍杀俘虏及对剖三羊以祭祀祖先父丁是否合宜,既是记载商代祭祀情况的重要史料,也反映了有商一代巫觋、祭祀和政治密不可分的关系。

虽然甲骨珍稀无比,但这批宝藏自商亡后一直长埋地下,连孔子、许慎都无缘得见。在之后的悠长岁月里,偶尔被民众挖出的甲骨更被当作药材,辗为粉末者不知凡几。1899年,晚清翰林王懿荣因缘际会发现「药材」上的古老文字,但未及展开研究,即逢八国联军攻陷北京,王氏投井殉国,中国也踏入一个风雨飘摇的世代。以甲骨之古,质地本就脆弱,即便出土后得保完整,乱世经年,颠沛流离,难免残缺破碎,为原已不易的研究工作平添障碍。

因此,要解开甲骨之谜,除了循文献线索推敲字义之外,缀合这些承载古代文明的珍贵拼图也是非常重要的研究途径。因破片断面的情况是确认缀合是否成立的重要条件,研究当以亲见实物为上。例如在本次展览的研究过程中,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李宗焜博士就在为展品制作拓片时发现了两对可以缀合的甲骨片。但出土甲骨经传教士及其他人士之手辗转流传,早已散落到世界各地,单纯依靠实物对比来作缀合毕竟成效有限。此时甲骨收藏机构的出版物就帮上了大忙,使各地的研究者可以打破地域界限,进行遥缀,为破译甲骨文提供更多线索。

缀合的甲骨片,为破译甲骨文提供更多线索

诚如饶宗颐教授所言,汉字可谓整个汉文化构成的因子,形文、声文的高度美化,造就了汉字这一大树,枝叶葰茂,风华独绝,文字、文学、艺术(书法)三者的连锁关系,构成汉文化最引人入胜的魅力。作为目前所见最早的系统汉字,甲骨文无疑值得我们好好认识。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02, Newsletter in Sep 2017.

Tags
文物馆 展览 甲骨文 饶宗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