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Legend of the Birdman


万圣节刚过不久,不知大家有没有在街上遇到装扮成蜘蛛侠、蝙蝠侠的大、小朋友?这种人和动物元素结合的想像不仅出现在西方,在中国也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适逢文物馆正举行「有凤来仪:湖北出土楚文化玉器」展览,展出多件充分展现先民想像力的先秦玉器,我们不妨从这件湖北枣阳九连墩1号墓出土的战国玉器说起。

这件玉珮最抢眼的特点当是人面上的鸟喙和那对收起来的翅膀,仔细看的话,我们还能看到鸟爪呢!虽然这也是种人鸟合一,但这种形象和横扫奥斯卡的电影《飞鸟侠》并不同名──在中国文献中,这种生物名叫「羽人」。

羽人,亦名飞仙,有鸟首人身或人首鸟身者,也有像此件一样,为人、鸟、虺、兽的合体。这种形象早在江西新干大洋洲商代墓葬中已有发现,在先秦到汉代的墓葬中更是多有出土。除玉雕外,羽人亦常见于墓室壁画、漆器彩绘、画像石等。东汉王逸《楚辞章句》云:「《山海经》言:有羽人之国,不死之民。或曰:人得道,身生毛羽也。」说明古人把鸟类的羽毛和飞翔能力联系到成仙得道、享有永生。

不过从出土资料看来,羽人们纵然长生不死,生活可不全是逍遥自在。羽人一般被认为有引魂升天的作用,因此在墓葬中可谓身影处处。此外,他们经常被描绘成正在驭龙、骑鹿、架云车,或是侍奉在西王母身边,在仙庭上演奏美乐、撑举华盖等等。可以想见,羽人的工作还是挺忙碌的。

有学者认为有翼仙人这种想像是从埃及、米诺、巴比伦、希腊、印度等地经中亚阿姆河流域传入中国,也有学者认为其脱胎自中国本土的东夷神话,现时学界对此依然莫衷一是。但不论是羽人,还是阿述文明的阿普卡鲁(Apkallu)、希腊神话中伊卡洛斯(Icarus)的故事、基督教文化的天使、印度教和佛教的迦楼罗,形形色色的鸟人传说都告诉我们,天空是不同文化人类的共同向往。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06, Newsletter in Nov 2017.

Tags
文物馆 玉器 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