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天风楼的春与秋

近年仙幻武侠电视剧大行其道,大家对师父、徒儿的称呼一定不会陌生。但随着教育制度改变,今人已经少有拜师学艺。师徒、同门这些概念好像离我们愈来愈远,以致每当提起,跃入脑中的总是屏幕中的腥风血雨、恩怨情仇。刺激则刺激矣,但总觉得缺了点血肉,不若现实生活中的旧日师门情来得温暖动人。文物馆藏《十分春色图》正正就记录了这样一段自民国时期开始的真挚情谊。

此画1933年由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高奇峰及其九位弟子合作绘于广州二沙岛天风楼。天风楼是高氏自1930年起定居之处,当时他因患上肺痨,需要闭门谢客养病。虽然高氏婉拒外界应酬,但其门人依旧陪侍在侧,师生在天风楼中谈艺不辍,不时举行雅集,即席合作写画。细阅此画题字,一幅师徒挥墨、和乐融融的景象跃然纸上:

廿二年春日,集门弟子于天风楼作画。何漆园牡丹,周一峯芍药,赵少昂茶花,叶少秉玫瑰,刘定叔墨兰,容漱石红梅,黄少强白梅,冯遂川水仙,张坤仪青菊,余补腊梅,成《十分春色图》,以应森如先生雅令。奇峰嵡并记。

高氏门人有所谓「天风七子」之说,但不同记载中的说法略有出入。从上文可见此画的合作者包括所有曾被列入七子的门人,展现了高奇峰一脉之岭南画派第二代重要人物年轻时的艺术风格。画作虽由多人合绘,但风格统一,且造型准确,应是得益于高氏平日注重写生,常与门人对花作画。因用上了撞水撞粉的技法,在第一层颜色未干之时加入水或色,故墨色水亮灵动,弥漫一股清新明秀的气息,正应画题,显得春意盎然。

可惜的是,就在绘成这幅明媚画作的同年秋天,高奇峰溘然长逝。高氏去世后,天风中人仍不时雅集写画,更有在先师诞辰聚集、举办展览,合绘高氏遗像的纪念之举,例如文物馆藏《高奇峰遗像》就是此类作品。同门持续合作绘画的做法并不特别常见,从这些作品可见高氏一门亲厚的感情,也可见重情义的不止剧集小说中的武林高手,在文人诗情画意的文艺追求中,也自有感人至深的情与义。

两件画作将于2018年3月24日至5月13日在文物馆《天风承传──高奇峰、赵少昂、欧豪年合展》展出。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14, Newsletter in Mar 2018.

Tags
文物馆 展览 画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