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A Dialogue of Self and Soul

香港现代水墨运动先驱吕寿琨的作品是文物馆的重要馆藏之一。吕氏早期临摹古代大师之作,其后开创他最为著名的禅画和抽象香港山水,我们可以从中窥见吕氏在新与旧、临摹与创作、传统与创新之间的深刻思考。不过,对不熟悉中国艺术的朋友来说,吕氏的古人笔法可能如同隔阂;后期创作抽象玄奥,又不免让人觉得这位艺术家难以亲近。

其实艺术家跟你我一样,也有生活的苦恼和挣扎。虽然学术研究不鼓励单纯透过艺术家生平来阐释作品,但比起让不少人望而生畏的画作,艺术家的人生故事更显得有血有肉,叫人更容易融入其艺术世界。要更近距离接触吕寿琨,我们可以翻开《吕寿琨手稿》,在芸芸关于中国艺术的讲学记录之中,有一篇体裁与别不同,是个故事,名为〈遇僧记〉。

〈遇僧记〉彷佛是一篇自传,主角和吕寿琨年轻时一样,是渡轮公司职员、支撑七口之家,每天由清晨五时工作到下午三时,晚上为人补习文史,工余还要写稿帮补家计。他爱绘画,奈何斗室却容不下一张书桌,加上工作困身,家庭负担沉重,未能满足的创作欲望让他一直躁动不安,便有了出家以求清静、潜心追求画道的念头。

然而,满腔热情的艺术家有次梦见一名僧人,二人就传承画道的责任与家庭责任的轻重、何谓真诚献身画道等议题展开激辩,金句不绝;例如「不在流中何有石之屹立。避其染者非不染也」,以河中石来比喻尘世中的艺术家,寓意艺术家不可逃避生活、以「忘躯者是为道而忘躯也,非为忘躯而可得道也」说出未经深思的热情对追寻画道毫无助益等。

不过,精彩则精彩矣,〈遇僧记〉以文言文写成,通篇数千字,令人却步。为了让公众更了解吕寿琨,从而对他的艺术产生兴趣,文物馆有幸获旭日基金赞助、与新闻与传播学院首度携手,邀请香港年轻独立导演、舞者、音乐家合作把〈遇僧记〉的精选情节制成短片,更邀得吕寿琨高足、著名设计师靳埭强博士演出及担任顾问,体现传承之意。影片之前更在中国美术馆展览「自我有乾坤──吕寿琨与早期水墨运动」展出,观众反应非常热烈,内地民众因而认识到吕寿琨及参与制作的其他香港艺术家。

大家现在可于文物馆的官方脸书专页观赏〈遇僧记〉影片。

《吕寿琨手稿》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16, Newsletter in Apr 2018.

Tags
文物馆 吕寿琨 靳埭强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