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Seeing Through Ting Yin-yung’s Mountains

文物馆上年举办的展览「小园花放──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六十周年书画藏品展」中有一幅艺术系藏丁衍庸丁公的晚年之作《游山乐》,其构图简洁、笔墨稚拙,配上自题诗云:「黄公游山去,云林上阳台。万山开笑脸,一水飞舞来」,诗情画意中更见天真烂漫,不仅让人看了不觉嘴角微扬,心情大好,亦不难凭画想像丁公其人之可爱可亲。

丁公是艺术系创系教授之一,深受其门生爱戴。其授课多是即席示范,也不时依同学所出题目即兴为之。加之挥毫快速,因此作品题材多样,数量庞大,也时有惊喜之作。完成后,他几乎都写赠课堂围观者,或任由珍爱者取走,慷慨襟怀,可见一斑,亦让后学不禁为生不逢时深深扼腕!

文物馆新入藏《登高图》即是其中一件课堂写赠之作。据受画者及丁公学生徐志宇先生忆述,当日上课正逢重九,徐先生即兴提议老师示范应节之作,丁公欣然应允「为志宇作登高图」(题跋语),遂绘成这幅趣味横生的山水画。不过画中伫立山头的二人虽亦有丁公画一贯的卡通味,但取法八大的画面山势险绝,笔墨苍凉,与《游山乐》之活泼明丽迥然有别。

画上题诗亦是丁公即席创作,前三句是:「九月九日在他乡,他乡无日不思乡。欲望故乡在何处」。走笔至此,丁公为第四句写下「高强」二字便没有继续。翻查丁公生平,可知道他1949年移居香港之后,一直无法回乡。不仅珍藏的古代书画被毁,更与家人两地相隔,无法见面。题画诗无法续上,会否因为情绪激动,难以成句?不得而知。可知的是在色彩悦目的《游山乐》以外,丁公心底确实还有《登高图》中思乡愁绪弥漫的黑白世界。

今年适值丁公辞世四十周年,其于中大艺术系的门生友好将珍藏数十载的丁氏遗作捐赠文物馆作永久庋藏,并于2018年5月12日至9月2日假文物馆展厅二举办展览,取名「笔墨留情──丁衍庸与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门生友好的艺缘」。所有展品都是丁公真情流露之作,从幽默戏谑到勉励嘉许、婚寿祝贺等,无不寄托了他对学生友好的深挚情谊,让我们得以窥见艺术家丰富的内心世界与待人处世的一片赤子之心。

《游山乐》(左),《登高图》(右)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18, Newsletter in May 2018.

Tags
Art Museum Ding Gong Department of Fin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