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Keeping a Cool Head


文物馆位于百万大道之上,每逢七八月,酷暑如蒸,外出午饭时真会觉得自己像铁板上的肉,几乎要滋滋作响。如此时节,如果像古人一样,在脖子下垫一件瓷枕睡个小觉,你说有多透心凉呢?

硬梆梆的瓷枕会受欢迎似乎很难想像。但瓷枕创烧于隋,宋元以降,产地遍及南北,作为夏日消暑利器,确实风靡一时。北宋张耒有诗云「巩人作枕坚且青,故人赠我消炎蒸,持之入室凉风生,脑寒发冷泥丸惊」,是不是看了也觉得功效显著?明清之时,其他制枕材料兴起,瓷枕这才功成身退。不过,瓷枕背后的工艺传统与文化内涵却仍为帝王所珍视。清乾隆皇帝便曾亲自降旨,将一件「均釉凉枕」送交刻诗。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一件钧窑天青釉紫斑如意枕底刻御题诗,末句作「通灵旁孔透,怡神平底置。我自宵衣人,几曾此安寐」,说明瓷枕曾蒙御前偏爱。

至于本文所介绍的这件青花瓷枕,则是明代正统至天顺年间景德镇御窑所制,点出明英宗或代宗在位期间,宫廷对瓷枕仍有需求。然则为何这件瓷枕看来饱历风霜?这是因为它是御窑的失败品,没有上奉朝廷,当然也不能流入民间,必须打破了埋在御器厂内。

但可别小看了失败品。正统、景泰、天顺三朝是明代历史上的特殊时期。二十八年间,因「土木堡之变」而生的种种政治角力,导致帝位频繁更迭、政局动荡混乱。特殊历史背景下,御窑瓷器的生产状况亦显得扑朔迷离。此时期御窑瓷器不落正规年款,令传世品的断代及深入研究举步维艰,也让此三朝被陶瓷史学者冠以「空白期」之称。

2014年,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在珠山北麓发现大批瓷器碎片,从考古地层判断属正统至天顺时期。虽然破损,但仍可见此时期的瓷器既有厚重巨作,又不乏轻盈巧制,细致雕琢,精美装饰,力证此时期的御窑生产不仅未有停滞,更持续进行着实验与探索,充满活力。换言之,正是因为找到这些失败品,我们对空白期的认知才不再空白──所以说,一时一地的缺陷与失败,换个空间,或许有新的重大意义也未可知呢!

此瓷枕及其他景德镇御窑博物馆藏最新考古发现将于文物馆「填空补白II:考古新发现明正统、景泰、天顺御窑瓷器」展览展出,展期为9月1日至12月16日。这些器物也许并不完美,却盛载了时光之美。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22, Newsletter in Sep 2018.

Tags
文物馆 青花瓷枕 景德镇陶瓷 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