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eadlines

A Look into Cantonese Function Words

Prof. Tang Sze-wing, Chairman of the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em>(Photo by ISO Staff)</em>

先来一个游戏,无论你是否懂得粤语,不妨凭直觉猜猜以下三句的意思:

粤语「出粮」是指发薪,「啦」、「喇」和「嗱」三字是句末助词,与「出粮」搭配,便产生不同意思。第一句可以表示要求发薪;第二句是如实告诉已发薪的事实;第三句是质疑。句末助词是粤语一大特色。香港最多人说的粤语,大家又知多少?

虚词非虚 字字珠玑

「在语法层面,粤语的特征是虚词多。动词后缀和句末助词各有四十多个,而且分工仔细,各有不同用处。」中国语言及文学系系主任邓思颕教授说。名为虚词,但并非可有可无。动词后缀便是指依附动词之后的字词,例如表达体貌的「咗」、「紧」和「吓」(haa2):「食咗饭」的「咗」含完成之意;「食紧饭」的「紧」是正在进行;「食食吓饭」就表示吃饭期间,发生了另一件事。

以上例子中,「食饭」是「实」,动词后缀是「虚」,透过一实一虚的配搭,表达出多种意思。只字片言,都要如此讲究,可能大家都会不其然「吓(haa2)?」。且看邓教授提供的一个跟粤语句末助词相关的真实案例。

2012年,海关在一名女子的行李中搜出毒品,当时女子随口说:「我谂呢一啲系毒品啩」。但关员在书面记录时省了「啩」(gwaa3)字,只记下「我谂呢一啲系毒品」,结果被当作招认证供,判囚二十一年;后来终审法院认为「啩」字含不确定之意,判案件发还重审。由此可见,一字之差,天壤之别。小小一个粤语虚词足以产生法律效力。

框式结构 前后呼应

粤语的虚词丰富,也衍生出另一特点──「框式结构」,例如「我差唔多讲完咁滞」(我快说完),句末助词「咁滞」和副词「差唔多」都解作「差不多、几乎」,这种一前一后、互相呼应的句式,形成粤语的特色。粤语虚词所表达的意思,普通话主要用前置成分表达,例如「食紧饭」,普通话为「正在吃饭」。

再看一些例子:「再饮杯添」(再饮一杯),副词「再」和句末助词「添」都有额外增加之意;「或者佢肯煮饭啩」(他或许会煮菜呢),「或者」和「啩」都有不确定的意思;「净系食一碗饭咋」(只吃一碗饭),「净系」和「咋」都表示只是的意思,共同限定了饭的数量。一前一后的结构彷佛组成一个「框」,把说话的重点套起来。

邓思颕教授的著作《粤语语法讲义》于2017年荣获第十七届北京大学王力语言学奖二等奖。这是内地语言学界的权威奖项,也是首度有香港学者获此殊荣 <em>(Photo by ISO Staff)</em>

粤语九声 保留入声

粤语有九声六调,保留了中古汉语入声的特色,其韵尾是塞音辅音「p、t、k」,例如「叶」(jip6)、「八」(baat3)和「德」(dak1),在普通话分别念作yè、bā、dé,那些塞音辅音都没有了。邓教授指出,入声字多见于南方方言,除了粤语外,梅州客语、南昌赣语、厦门闽语等也有入声字。

入声字有何效果?不妨试念南宋名将岳飞词《满江红》,全篇以入声字押韵,例如「潇潇雨歇」(kit3)、「壮怀激烈」(lit 6)、「八千里路云和月」(jyut6)和「空悲切」(cit 3),都以「t」做韵尾。这些入声字读起来节奏短促顿挫,正好展现决断激昂的气势。今天粤语入声的特点,跟中古汉语音韵一脉相承,见证历史传承。

研究粤语 学习中文

邓教授任教的「粤语研究」,内容涵盖粤语拼音系统、粤语语法等内容。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中口耳相传,逐渐培养语感,例如「鸡蛋(daan2)」和「鸡蛋(daan6)仔」的「蛋」,两者声调不同;「平(ping4)坦」的「平」和「好平(peng4)」的「平」,两者的韵腹并不一样。学懂拼音,我们可以更明白破读、文白异读,以及解释何谓入声。粤语的动词后缀、句末助词表面上微不足道,却又字字千钧。「框式结构」常挂在口边,但又何曾留意到这种特征?研究粤语,追本溯源,也是学习中文的门路,甚至比较不同语言的异同,开眼界、添乐趣。

M. Mak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26, Newsletter in Nov 2018.

Tags
Cantonese Chinese language grammar Cantonese function word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Tang Sze-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