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Sojourns of the Literati

现代人旅游后喜欢在社交平台分享打卡照和各种hashtags,让亲友赞好和留言。其实古人也有类似的行为,不过他们没有互联网,分享的也不是照片,而是一种相当有趣的艺术品类:纪游图。

纪游图可说是滥觞于南朝人宗炳。这位宗炳先生有旅游癖,但老病后无法出门,于是把以往游历所见的名山大川绘于房间的墙壁之上,躺在床上用眼睛旅行。宗炳这个创意满分的行动为后代文人津津乐道,使「卧游」成为中国山水画论中一个重要概念。

明清时期,随着经济与交通的发展,旅游业前所未有地蓬勃,纪游文学和纪游图也随之达到顶峰。物阜民丰又诗情画意的苏州就养出了一群热爱旅游的古代文艺老中青。江南才子旅行的意义当然不是买土特产,他们玩赏过明山秀水之后带回家的,往往是满满的艺术冲动。

能诗擅画者如文征明、沈周、唐寅可以透过诗画记下旅途风光和游历过程;不善画事者如王世贞也可以把纪游诗文交给画家朋友如陆治、钱谷,配合文字绘成纪游图。画成之后,曾经同游的友人,甚至其他不在场的人都可以在卷后题跋,抒发感受、发表意见,就像社交平台的留言栏一样热闹!

文物馆也藏了一幅署名「万里归人黄向坚」的纪游图。黄向坚是明末清初的苏州人。到底这位江南文青去了哪个万里之外的地方旅行?又为何而去呢?话说黄向坚的爸爸黄孔昭崇祯年间在云南当官,改朝换代之际,双方受战火阻隔。当时三十出头的黄向坚不顾妻儿劝阻,决意徒步前往云南寻亲。几经波折,约两年后才成功把家人接回苏州。这件作品就描写了三人(应是代表黄父、黄向坚和童子)在云南游览鸡足山的经历。

一如大部分的纪游图,这幅超过五米长的画卷也有一条明显的游览路径,上面用文字标出景点名称。两个文士打扮的人和挑着行李的童子在长卷不同部分重复出现,让观者在左舒右卷之间跟随三人走到洗心桥、龙潭等不同名胜,用眼睛来一趟旅行。更有趣的是,根据当代学者Elizabeth Kindall的实地研究,虽然洱海到鸡足山脚以及洗心桥到山顶的部分各约占全画一半,但两段路程的实际距离其实并不一致,只是因地势不同以致步行时间相若。换言之,这幅画是依据行走时间而非实际距离的比例而构图,而只有去过当地的人才能读出画家的巧思。Kindall认为这幅作品是黄向坚送给父亲的重阳节礼物,果是,这对黄爸爸来说,应该是世上最有心思的旅游纪念品。

以上部分内容曾于王剑凡博士「UGED2892旅行哲学」课堂上分享,谨此致谢。

Heidi Wong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29/530, Newsletter in Dec 2018.

Tags
Travel photo art museum philosophy of travel Wong Kim-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