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When the Grand Master Turns into a Little Fan

(左)<strong>任伯年像</strong><br> 
 徐悲鸿 布面油画 51×39cm 1927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br><br>
(右)<strong>苏武牧羊</strong><br>
任伯年 纸本水墨设色轴 148.5×83.3cm 癸未(1883年)中国美术馆藏

你想必曾听过徐悲鸿的鼎鼎大名,或者看过他异常受酒楼和商店青睐的各种骏马图。如果告诉你这个中国现代美术和美术教育奠基者也有小粉丝的一面,你会否好奇他的偶像是谁呢?

对徐氏有研究的人都知道,他平生最推崇的是清末画家任伯年,曾有「故举古今真能作写意画者,必推伯年为极致」之语,又称他为「仇十洲(仇英)以后中国画家第一人」。任伯年于1895年11月4日逝世,徐悲鸿当时才几个月大,不幸与偶像缘悭一面。但这无阻他按任氏照片为其绘画油画肖像和写下《任伯年评传》以表仰慕。徐氏儿子在一篇报道中更曾透露他最后一次看到父亲买画就是买了四张任伯年的精品,当时父亲如获至宝的笑容叫他难忘──那是在徐氏去世前一个月。

让大师如此迷恋的大师是怎麽样的人呢?任伯年生于鸦片战争爆发的1840年,出身贫寒,父亲任淞云是小商人,也是民间画师,任伯年本人也是终其一生鬻画维生。不过与我们常听的潦倒艺术家故事不一样,任伯年二十九岁从绍兴移居上海后,逐步建立了成功事业,在世时已是名利双收。彼时十里洋场的多元文化和文人名家汇聚的交游圈滋养了任伯年的艺术,让他形成了对后世影响深远的风格。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将之概括为「源出民间,化俗为雅;吸收文人,雅中带俗;巧借西法,化西为中;融会贯通,自成家法」。任氏下笔潇洒灵动,所绘造型突出且充满戏剧感,构图亦不囿于绘画格式与媒介的局限。无论册页卷轴,均好以大特写呈现物事,直使林木之风响沙沙可闻,华服之重坠伸手可触,教人神驰广阔无垠的画里大千之余,颠覆破格处亦发人深思。

由2019年3月22日至8月18日,文物馆新展览「妙笔传神:中国美术馆藏任伯年人物画特展」除合办方中国美术馆惠借的八十二项精选任画外,也会展出徐悲鸿纪念馆借出的任伯年油画肖像,以及中国美术馆吴为山馆长创作的任伯年塑像,让观众透过徐、吴两位中国艺术传薪者的目光了解任伯年这位重要艺术家,为展览带来更丰富的角度。

Heidi Wong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34, Newsletter in Mar 2019.

Tags
paintings exhibitions Xu Beihong Ren Bonian Art 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