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Bittersweet Fatherhood

<em>Ju Lian</em><br>
The Cart Puller<br>
<em>1874<br>
Ink and colour on silk<br>
26.5cm<br>
(Gift of Mr. Ho Iu-kwong, Mr. Fok Bo-choi, Mr. Li De and others)</em>

父亲节刚刚过去,大家有没有趁此机会好好向爸爸表达爱意呢?文物馆在此为各位辛勤的爸爸送上一份迟来的父亲节礼物。这幅由清末广东大师居廉(1828–1904)所画的《牵车图》相信会令各位爸爸深有共鸣!

这幅扇面的右方是两个孩子坐在木头车上玩耍,中间则是妈妈站在车头一手扬鞭,一手执缰。顺着缰绳看过去,我们可以看到牵着车的不是牛,也不是马,而是手脚系上缰绳,两手抓着车把,还一面回头笑得好疲倦也好温柔的爸爸。爸爸心里面在想什么呢?我们可以从画上题诗知道:

自叹苦生涯。一个家,千筋车,精疲力竭为牛马。儿饥叫爷,女寒叫爹;胭脂娘子鞭还骂。劝浑家,休怨咱,都是命途差,世事太纷拏,相就些,莫嗟呀。狰牙慧舌何为者,沁心有茶,养目有花,富贵荣华随他罢,力不加,肩难卸,拖得似人虾。

《牵车图》这个题材并非居廉首创。扬州派画家黄慎(1687–1770)也有《牵车图》传世,现藏天津博物馆。画中的爸爸同样「拖得似人虾」地拉着一家大小,但却愁眉深锁,满脸满身的不情愿。相比之下,居廉笔下的爸爸虽然脸上也看得出疲态,但会笑着哄老婆说「骂到脸容扭曲不是很无谓吗?还是喝口茶润润心,赏赏花养养眼吧」,真的是个很有生活智慧的暖男呢。

比黄慎时代要晚的袁枚(1716–1798)在《小仓山房诗集》中亦有诗回应一幅由许沧亭所画的《牵车图》。从他的诗中,我们可以看到相当类似此图的元素,例如「全家置一车,主人牵以走。车中坐妻孥」和主人「精神难抖擞。犹有眷恋心,一步一回首」的设定、狗与尊罍的出现等。诗中「试问牵车人,何如车上狗!狗态尚安闲,汝身能逸否?」的感慨,相信居廉笔下的爸爸听到也会大力点头,表示认同吧。

文物馆藏的这张《牵车图》,纯粹是画家的「戏笔」,是一个辛苦爱家的平凡爸爸的自白,表现作者生活化的幽默感,也让我们看到当爸的不容易。

Heidi Wong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40, Newsletter in Jun 2019.

Tags
Ju Lian Cart Puller painting poems paintings Art 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