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olarly Pursuits

Tse Chi Shing Solved the Puzzle of Chinese Word Recognition

(Chinese version only) 

两个或以上的汉字可以组成复合词,产生不同意思,例如「足」和「球」组成的「足球」、「山」和「城」组成的「山城」。有研究指出,双字复合词占当今汉语逾七成。我们看见「手机」,随即知道所指何物。就在辨文认字的电光火石之间,我们受到一篮子因素影响,决定我们辨认词语的快慢。「午饭」和「早饭」两个词语笔画数相若,语意同样简单清楚,但我们能够更快辨认「午饭」;「中餐」和「西餐」,我们更快辨认后者。「爸爸」和「父亲」,我们更快辨认前者。中大教育心理学系谢志成教授就辨认双字复合词进行研究,正好解开快慢之谜。

谢教授选取大约二万五千个词语,招募五百九十四名母语为粤语的中大学生,把他们分成十八组,每组三十三人,要他们辨认实验中显示的是真有其词,还是非字(例如「禁截」、「寒泣」)。每组在实验中看到约一千四百个双字复合词和一千四百个虚构的非字。研究团队亦记录他们辨认词语所需时间,再计算每个词语的平均辨认时间,继而分析辨认时间和词语特征(包括非字)之间的关系。

谢教授发现,一些词语本身的特征,例如词语出现的频率,可以影响我们辨认词语的反应时间。一个常见的词语,我们不假思索便能辨认出来。「午饭」二字,平均仅要0.57秒辨认;「早饭」就要0.63秒,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午饭」在香港比「早饭」更为常见。

然而,我们应如何界定一个词语是「常见」还是「不常见」?谢教授以Google的统计作为标准,把搜索范围设限为香港的网页,然后输入有关词语进行搜索,数算所显示的网页数目。包含某复合词的网页数目愈多,代表该词语愈常见。

复合词二字有前后,我们辨认时会不会被前面的字引导,还是后面的字喧宾夺主?谢教授指着图上两个数字,解开谜团:「其实词语左方的字和右方的字,对我们辨认词语的影响近乎一样。」现在的刊物排版不少由左至右阅读,理论上我们会「先入为主」,词语左方的字比右方的更影响我们辨认词语的反应。另一方面,语言学中的「中心语居右原则」指出,部分复合词最右方的元素主导了词语的意思和词类,例如「火车」的「车」显示火车是交通工具;「白饭」的「饭」指出白饭是一种粮食,理论上右方的字会更影响我们辨认词语的反应。然而,谢教授的研究证实,我们辨认词语时,左右平等。

 

<strong>图一:</strong>复合词出现的频率愈高,辨认词语的反应时间愈快
<strong>图二:</strong>词语的笔画愈多,便要愈长时间辨词

图一的斜度比图二的明显,反映词语出现的频率与辨词反应时间有更密切的关系

<strong>图三:</strong>复合词中第一个字的出现频率与辨词反应时间的关系
<strong>图四:</strong>第二个字的出现频率与辨词反应时间的关系

两幅图的趋势相近,反映第一和第二个字对辨词反应时间的影响相若

 

复合词的语意与其中单字的语意相近,也会让人更快辨认出来。例如「花园」与「花」和「园」二字皆有关联,而「花生」却与「花」和「生」无关,理论上我们能够更快辨认词语「花园」。接受测试的中大学生用0.54秒认出「花园」,「花生」则要0.6秒。

要从洋洋字海中筛选出近二万五千个复合词,还要创造数以万计非字,单是测试前的准备功夫,已经十分艰巨。谢教授苦笑道:「这个研究做了三年,只是筛选复合词,我们已花了一年,而且都是人手做。」研究团队从字典把近五万个复合词抄下来,经由一班大学生和研究员把一些不合适的词语(包括几近绝迹的词语、专有名词和鄙言俚语)逐一剔除,始得出近二万五千个词语。测试完毕,谢教授的团队又得逐一数算词语出现的频率,并评估复合词与其中单字的语意相近程度。然而,愚公移山,才造就这项研究的不一样。有前人做过类似研究,但只是提供二十至一百个词语作测试。

凭着这个研究,谢教授荣获2018—19年度杰出研究学者奖,但这次并非他首次从事同类研究。早于攻读博士时,谢教授已埋首研究自动理解文字的情况,即是我们看到文字的一刻,即使受到干扰,仍能即时辨认和理解文字。

谢教授这项研究只是第一步,当日参与研究的学生提供多项资料,包括文凭试中文科的成绩、阅读习惯等,可用于进一步研究。谢教授举例:「例如对于中文程度较高的人士,『词语出现的频率』这个因素会不会影响较小?即使是一些不太常见的复合词,他们也许能很快辨认出来。我们可以考证这个假设。」另外,若复合词的语意与其中单字的意思完全无关,学生辨认的表现稍逊,从另一角度看,中小学阶段可考虑加强这方面的词汇训练。

文字,南宋郑樵的《通志.六书略》载道:「独体为文,合体为字」。「山」字始于象形,为文;「城」字由土和成二字形声合成,为字。山城,就是文字。轻轻二字,却蕴藏无涯学问。

文/资讯处 M Mak.

 

 

Tags
Tse Chi-shing Department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Faculty of Education Education Psychology Chinese studies Chinese Language Profes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