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Our Fair Ladies

《蝴蝶图》(局部)

快要开学了,家有小孩的在职妈妈想必无比期待。现代女性生活之忙碌与多姿多彩我们多有体会,不过说到古代女性,除了电视电影中添上不少想像成分的角色,大众认知中的她们大概可以用温柔和顺却面目模糊来形容。其实古代和现代一样,都有很多闪闪发亮的奇女子。画下文物馆藏这卷《蝴蝶图》的文俶即是一例。

大部分在历史中留下痕迹的女子,不是有显赫的父兄夫婿儿子,就是得益于才子名士的传扬赞誉,文俶也不例外。她是吴门领袖文征明的玄孙女,嫁予治印家赵宧光之子赵均为妻。据钱谦益为赵均所写墓志铭,可知文俶明诗习礼,善于写生花蝶虫草。她的才华除了吸引许多女性向其学画之外,因其画作屡被抢购,相信也为她的家庭带来可观收入。例如现藏台北国家图书馆的《金石昆虫草木状》画成后就不断有求观者造访赵均与文俶隐居的寒山,最终由张凤翼之侄张方耳以千金购得。

这卷《蝴蝶图》画法与《金石昆虫草木状》相似,设色浓重艳丽,细节与轮廓线勾描清晰,亦是文俶作品的传世佳例。画卷前后共留有七方清宫收藏印,据考直至民国时期为浏阳李鸿球所得前一直藏于清宫。卷中有工笔画出的鸭拓草、石竹、萱花、大滨菊与竹枝,也有以没骨写成的各式野草与紫菊。值得一提的是,空中翩翩飞舞的蝴蝶状写入微,甚至能辨认出是尖钩粉蝶、东亚豆粉蝶、美眼蛱蝶、连纹黛眼蝶等品种,反映文俶坚实的写生功力。

文俶之外,明代秦淮八艳之一的马湘兰、诗画兼擅,更通医术剑法的吴规臣、写下「问襟期,原不让男儿,天生错」之句的广东才女吴尚熹等古代女性画家无疑都是有故事的人。在文物馆即将举行的展览《北山汲古:中国绘画》中,「玉台妙墨」的单元将展出十一位古代女性画家的作品。欢迎大家于9月21日至12月15日前来参观,走近她们充满灵光的艺术世界。

Heidi Wong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42, Newsletter in Sep 2019.

Tags
《蝴蝶图》 Chinese Painting exhibitions Art 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