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Flower Girls

以花比喻女性由来已久。除了单纯作姿容上的类比(如李渔语「名花美女,气味相同,有国色者,必有天香」),也有像丽娘与黛玉那种感伤花朵如同自己般美丽,却也同样无法自主的身世之叹。

这幅文物馆正在展出的《美人芳树图》题有「梦入罗浮,满衣清露暗香染」之句,用上了「罗浮香梦」的典故,背后也是个美人与花的故事。唐代传奇小说《龙城录》记赵师雄在广东罗浮山巧遇一位淡妆素服的女子,交谈间但觉芳香袭人,语言清丽,于是邀她酒肆共饮,醉醒后却发现自己孤身在梅花树下,惆怅不已。旖旎的罗浮一梦成了仕女画家常画的题材「罗浮香影图」,表现手法主要有两种,其一接近故事画,把在酒肆喝酒的赵师雄也画进去,其二则如此作,只描绘靓妆女子立于梅花树下。

「罗浮香梦」无疑是一个男性视角的绮梦,引用典故的这幅作品,却出自女性之手,那又是另一个如花佳人的故事。作画者金礼嬴出生于世家大族,自幼跟随祖母学习儒经和佛典,工诗善画,书法晋唐,兼工汉隶,是位才女。她是藏书家王昙的继室,二人常切磋诗书画,后因家庭贫困,需卖画维持生计,并因操劳过度,年仅三十六岁病逝,去世后葬于杭州散花滩梅林丛中。

画下《美人芳树图》时,金礼嬴三十一岁。之于现代女性,那大概是刚开始不再毛躁,有能力让人信任依靠的黄金年岁,未来还有无限可能,但对于金礼嬴来说已接近人生的尾声。拈花微笑,眉眼含情的温润仕女,配以「千树易老,怕红颜旋减,芳意偷变」的凄婉词句,让我们看到画里画外,佳人如花。

Heidi Wong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No. 546, Newsletter in Nov 2019.

Tags
《美人芳树图》 paintings Art 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