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Love Speaks Volumes

最近你有这样的经历吗?足不出户,愁对窗外风雨之际,电话震动,传来亲友担心你没买到口罩,想分一些给你的短讯,工具文字简短直接,却感人至深。这时代的文风也许不符传统审美,但从来文字所以可贵,是因为背后有人的情感和故事,也正因如此,短的长的质朴的工巧的发短讯的下笔写的,只要能和读者的情感连结上,就有触动人心的可能。

这于古人来说亦然。古人当然也会给亲友写字传情,不过他们的媒介是现已日渐式微的书信(古称「尺牍」),且能流传至今的,大都是文辞优美且书法精妙的艺术作品。以现代目光观之,写封信又是「顿首」,又要「拜复」,字还要写成书法艺术的级别,未免隆重得让人生畏。不谙古文的,恐怕也不知从何连结、感动起,只觉距离感森然扑面而来。但其实文言文、尺牍格式和书法对古代文人来说,就像我们用电脑打字制作各式文件一样,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假使我们越过文风审美的差异,尝试了解写信和收信的两个(曾经)活生生的人,便会发现那些情感距离我们其实不远。

文物馆这件行书尺牍为例,写信的是六十八岁的文彭,收信的是三十岁的王穉登,他们之间的情谊就相当可爱。文彭是吴门书画领袖文征明长子,书画皆精,不过和爸爸一样,考试运不太好。王穉登则是个少有才名的江南才子,曾在玉遮山读书,号玉遮山人,拜在文征明门下之余,和文彭有姻亲关系,所以信中文彭称他「玉遮亲家」。虽然文彭年纪大上许多,但他把这位年轻人引为知交,字里行间情感真挚。信一开始说王回乡奔父丧与他已一年未见,不知丧事处理得如何,亦表达了思念之情,希望他能早日回京,并提到对王有提携之恩的袁炜失势去位之事,予以安慰。然后话锋一转,文彭先是托王向秦余峰、吴幼元问好,再説起余峰家好像有本元初周密的《云烟过眼录》,请王帮忙抄录一本,还说是因为只有「五十余板」,不然他就会请他带到京中自己请人抄了。末了提到最近买到一方可能是米芾旧物的砚山,夸赞了一大堆,说王回京之后要请他一起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文彭传承家法,书风清逸典雅,秀美潇洒,就算读不懂行书,这封信看着也赏心悦目,但知道背后的真情实意之后,大家会否更羡慕王穉登有这样一位长辈呢?

Heidi Wong

Tags
书信 书法 文彭 王穉 文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