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ulation

Teapots of the Deep

「博文在线」讲座「中国沉船与寻宝法例」中,法律学院副院长Steven Gallagher教授讲解联合国《保护水下文化遗产公约》的由来时,提到了一艘被称为The Chinese Titanic的中国沉船The Tek Sing(泰兴号)。从那个惹眼的称呼中,不难遥想2000年时,打捞者Michael Hatcher和德国的拍卖公司那场轰动的商业包装炒作。Gallagher教授的讲座介绍了猎宝者靠水下文物发大财的故事,并阐释了国际法如何应对。但从艺术史的角度来说,到底泰兴号的历史文化价值具体是什么?为什么沉船值得立法保护?且让我们从文物馆藏的两把紫砂壶説起。

这两把壶于2005年承蒙文物馆馆友会出资购赠入藏,正是泰兴号的出水文物。泰兴号是艘超过八百吨的大船,原定于1822年(道光二年)从福建厦门前往印尼巴达维亚(今雅加达),满载货物以及一千六百名想到爪哇糖厂找工作的中国贫民和船员等,却在快到目的地之际触礁沉没,只有一百八十人获救。葬身大海的除了一千多条生命之外,还有号称达三十五万件的瓷器,品种以福建窑口产品为主,其余为闽南瓷窑、广东汕头以及江西景德镇的瓷器,并有数百件宜兴紫砂外销茶壶,文物馆藏品即为其中之二。

这两把壶都是饱满圆润的莲子壶,通身无装饰,大小相若,壶底同样刻有「荆溪」二字(即宜兴古称)。不过一壶壶身较干净(图右),另一壶则多处附着珊瑚胶状物(图左),而后者壶盖色调不同于壶身,有可能是批量生产壶盖与壶身时,工场不介意顔色不同,盖得上就搭配起来,也有可能是出水之后打捞人随意配对。其体型颇大,直径达三十多厘米,与也可在船上找到,但只有巴掌大的功夫茶壶相映成趣。这可谓反映了清后期中国与东南亚贸易之一斑──虽然同船而行,但商船的货物可作供应不同市场之用,如小巧的功夫茶壶迎合喜好功夫茶的东南亚华人,大壶则适合爱以大壶泡茶的欧洲人,很有可能会在抵达雅加达后,经该地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总部转运到欧洲。

有记载指在Michael Hatcher正式打捞之前,有很大量的陶瓷器已为印尼渔民所得,散失在雅加达的文物贩子手上,所以具体出水陶瓷数目恐怕不止三十六万之数。且商业发掘者要节省高昂的成本,并不会如正规考古项目一样,对遗址发现时的各种状况先做好纪录才开始发掘,这些都会为学术研究带来重大困难。

有说「一艘沉船十座墓」,因为沉船载货量大,也因为多数有绝对纪年,可以成为文物断代鉴定的重要参考。这些在深海深处沉睡的遗物可以告诉我们很多故事,但怀着牟取暴利的心态发掘,不仅是对已逝者不敬的惊扰,也会对水下文化遗产的历史文化讯息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Heidi Wong

Tags
Clay teapot Art Museum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 Class Acts Online Talk Steven Gallagher Faculty of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