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Special Issue (2002)

致中大全体员生的公开信 一九九五年十月,我曾以候任校长的名 义,给大家发了一封公开信。信的末段这样 说:「对于是否接受中大校长的任命,我确曾 经历一段内心挣扎。校长的薪酬是否高于现 时的收入,这点并不在考虑之列。令我再三 踌 躇 不 定 的 , 是 我 必 须 放 弃 医 学 上 的 工 作……偏若要我离开医科教学的岗位,那必 须是一件有更大效益,更需要我的工作。」 七年后的今天,我向大学校董会辞去校 长之职,并接受了香港特区政府的邀请,于 八月一日正式就任教育统筹局局长。 此刻回看九五年我所说的话,我发觉两 次转职的心路历程,竟是如此相似。 令我再三思量的,是我应否在此刻放弃 中大的工作,我又能否在新岗位有更大的发 挥。究竟是中大需要我多一些,还是香港需 要我多一些呢? 过去二十年,我一直在中大服务,先是 担任外科学系的主管,以治病疗伤,培训未 来医生为职志;然后是出任医学院院长,致 力于改良教学,鼓励研究,加强设备,以及 提高师资;再就是获委为大学校长,负责领 导中大迈向新纪元。多年来我的工作始终离 不开教育——从传授医术,到管理医学院的 运作,到掌领大学的发展,莫不与医学教研 和教育行政有关。侥幸的是,每一次转换岗 位,我都可以在一个新的层面为更多的中大 员生服务。这次我接受新职,也只是再换一 个工作岗位,在一个全新的层面,继续为包 括中大在内的教育界服务,为整个香港服 务。 我们都知道,当前高等教育的种种问 题,跟基础教育和中学教育息息相关,无法 单独处理和解决。至于整体教育素质应如何 提升,更往往要从多个角度,分多个层次去 通盘考虑和计划,这也是所有教育工作者都 极其关心的课题。如今我可以运用自己的专 长和经验,去为香港制订教育政策,排列优 次,更好地分配资源,改善教学素质,我视 之为进一步施展抱负的机会,希望可以尽一 己之力,为香港作出更大的贡献。我乐意接 受这个挑战并为此而作出承担。 回想我上任之初,曾承诺要致力维护学 术自由和大学自主,提高行政效率,加强与 国内外学术机构的交流,争取社会各方的支 持以拓展资源,并将之公平分配,务求带领 中大成为区内一流大学。 为了上述种种,自问就任校长以来,未 敢稍有松懈。时至今日,中大在收生、聘 任、开设课程、学术评审等各方面的自主权 丝亳无损,教研人员的学术自由从未受到干 预。自九七年开始的大学内部审核和行政管 理检讨,也从未间断,无论是管理效率或是 成本效益,都得以逐步提高,更于九九年赢 得教资会的嘉许。大学的国际联系,亦随着 日益蓬勃的交流活动和不断增长的合作协议 而大为加强。至于发掘新的收入来源,争取 更多捐款以满足大学发展的需要,则无时无 刻不是我的重要任务;过去六年,各方捐助 增长迅速,这些资源用于提升教与学的素 质,改善校园设施和环境,以及加强研究活 动各方面,都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六年下 来,在过去三位校长所建立的稳固基础上, 中大取得了骄人的进展。教资会去年中公布 新世纪第一个三年拨款期各大学的资助额, 中大取得的资助是众院校之冠,足证我们的 教研成绩和水准极佳。再从各院校今年初推 出的拔尖计划的反应来看,亦见到中大最受 本地高中尖子的欢迎。即将离任之际,更欣 悉我们的工商管理硕士课程今年获评为亚太 区第一;对我来说,这无疑是最有意义的送 别礼物。 今天的中大,是一所稳重成熟,充满信 心,运作畅顺的大学,绝不会妄自菲薄,对 本身的潜能和实力有所怀疑。 在世纪交接之际,我们更顺应社会之 需,开设了不少新学科,以配合知识经济的 来临。校内的行政及教学单位也反思各自的 使命和目标,并制订策略以集中发展本身的 强项。中大员生的素质、信心和士气,是继 续争取卓越成就的软件;而与之配合的众多 硬件,将会陆续落成。它们包括中国考古文 物艺术博物馆,教学酒店,教育学院新教学 栖和附设的中小学,工程学大楼第二期,医 学院临床医学大楼新翼,理科高危实验室专 用大楼,行政楼新翼,新学生宿舍,以及设 于美国银行大厦 的 市 区 教 学 中 心。校园处处都 展 现 蓬 勃 的 生 机,见证中大的 不 断 成 长 和 壮 大。 大学既已确 立 了 健 全 的 制 度,各学院学系 又已厘清了未来数年的发展方向,我深信, 在我离任后,中大将会继续稳步向前,朝更 高的目标进发。 然而碍于新任命的种种程序问题,我未 能尽早把政府的邀请通知校董会、大学管理 层,以及所有的中大员生,致令产生了不必 要的疑惑和忧虑,为交接问题制造了额外的 困难,也为不少同事增添了辛劳。犹幸所有 问题现已得到解决,在此我向曾经协助处理 交接的同事致以衷心的感谢。 二十年于兹,我个人的发展与大学密不 可分,中大将永远是我心之所系。离别在 即,倍感依依;最舍不得的,是我多年来视 之为家的校园,朝夕与共的大学师生,和任 劳任怨的各级同事。我在这里孕育过不少梦 想,实践过不少抱负,与你们一起走过中大 的成长路。记忆中有言笑晏晏的欢叙,也有 面红耳赤的争辩;有斗志高昂的时刻,也有 伤心沮丧的日子;我们从逆境中学会放下分 歧,互相激励,携手克服困难,努力建设中 大;今日我们都以中大的成就为荣。 要履行新职,我不得不离开中大;但在 感情上,二十年的深厚关系把我们紧紧连在 一起,我永远是你们中间的一分子。 明年的四十周年校庆,我殷切期望你们 会邀请我回来参加。 李国章 二零零二年七月廿五日 中大通讯 1 专刊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 日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