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Special Issue (2002)

校长致全校师生信 各位同仁、各位同学: 十月四日教育统筹局局长李国章教授发表有 关中大与科大合并的言论,引起了校园内外激 烈回响。我觉得在这个时刻应该跟大家谈谈我 个人对此事的看法与立场。 大学合并的事对任何一间相关的大学来说都 是头等大事,这种事必须以最严肃的态度来对 待。我清楚注意到本校前校长,现任教育统筹 局局长李国章教授在这二校合并的事上是以"媒 人"自居的,他认为中大与科大如果能合并的 话,大有助二间大学合而成为一间世界级的大 学的意向,所以他十分热心,甚至说出中大与 科大"联姻"的最早与最后的年期。作为主理香 港教育的问责局长,他当然有理由希望能完 成一件他认为有益于香港高等教育的事,而作 为一个"媒人",他更提出联姻的2005与2008 二个年份。对此,我们应视之为"媒人""求好心 切"的意愿。很清楚的,今日今时,两间大学的 合并如要成功,说到底,必须中大与科大通过 "自由恋爱",彼此真正认清对方、欣赏对方, 才能走上联姻之路。"自由恋爱"是没有先定的 时间表的。简言之,中大与科大二校合并的 事,从应否合并?如何合并?到何时合并?等 等问题都是完全需由中大与科大自我主导的。 各位同仁,各位同学,作为中大的校长,我 觉得我有责任思考一切可能的途径增强中大在 全球竞争中的地位。中大在过去四十年来,诚 然已取得了优异的成就。在香港,中大不会次 于任何一间大学,但全球化对高等教育的冲击 与挑战,已大过以往工业化、都市化加起来的 影响。今天,高等教育的全球化已越来越深 刻,没有一个国家、一个城市里的大学可以划 地自高。今日的高等教育,不讲竞争则已,要 讲竞争,就必须是全球的、世界的。中大,或 任何一间香港的大学,在香港称第一,是没有 太大意义的,这就是为什么多年来中大有建造 中大为世界级大学的企图心的道理。 中大要成为世界级大学,不是靠主观意愿就 可达到,也没有任何一条捷径可走,但我相信 中大与科大成功地整合或合并,则极有可能是 一条可增快或增强中大(以及科大)成为一间世 界级大学的道路。科大建校十一年,成绩有目 共睹。中大与科大有不少互动,早在1999年已 签订策略性协议,让学生互选学分。事实上, 中大许多创先的制度,现在也已经为香港其他 大学所采用(如研究院制、通识教育、灵活学分 制)。中大与科大都是研究型大学,如能通过合 理的方式、合理的时间表成功地整合或合并, 确有互相增补的效益,确是强强的合作。我相 信,中大与科大如能成功地整合,则香港高等 教育的景观将展现一个新的面貌。 各位同仁,各位同学,关于中大与科大整合 的想法,我个人是赞成的,至少认为是值得探 索的课题。这个构思、这个念头,我存在已 久。十月四日 CUHK Newsletter 中, 第一次公开 表达了我这个想法(这篇访问稿是二个多星期前 写成的)。我与科大校长朱经武先生也非正式地 交换过意见,我们都认为二校合并是一条值得 探索的道路,朱校长在最近一封致科大师生信 中,也说 " I t is arguable that a merger with CUHK is a possible way to achieve that objective" (即达到世 界级大学身份)。当然,中大与科大迄今没有二 校合并的协议,更没有时间表。 我必须强调,有构思、有想法是一件事,如 何变成事实是另一件事。我充份了解作为一个 校长,有责任去为大学前景(包括二校合并)构 思,但没有权代大学对合并这样的大事作决 定。究竟应不应或能不能与科大合并、整合, 这必须要通过大学师生、校友的谘询讨论及最 后校董会的决定。我属于中大,但中大不属于 我个人,中大属于今天在校的"中大人",也属 于已毕业的"中大人"。中大与科大合并的头等 大事,绝对应该并且必然会由全校经过广泛的 讨论、辩论,经由正常的途径,才能最后决 定。事实上,两校合并的构思要转换为可行的 具体计划与步骤,复杂之至。利在何处?弊在 那里?有什么得?有什么失?合并的可欲性如 何?可行性如何?如果合并,又应怎样的合 并?应有怎样的时间表……这一切都必须有十 分周详的研究与审察。所以,我会尽快地成立 一个专责小组展开研究中大与科大两校合并的 可欲性与可行性的工作。 各位同仁,各位同学,我写这封信,是因为 我希望用最直接的方式向各位表达我对中大与 科大合并一事的看法与立场。我希望看到的是 大家严肃地参与讨论这件事,共同来决定大学 的未来。 谢谢各位。 二零零二年十月六日 中大通讯 专刊 二零零二年十月七日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