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Special Issue (2004)

校长致全校同仁、同学公开信 各位同仁、各位同学: 各位最近在报章上看到关于中大学系、课程重 组的大幅报导,想必十分关心,所以我决定写这封 公开信,给大家一个较全面的报告。因为报章上有 些报导是不完整的,而且有许多不正确的地方,而 这些报导肯定是从大学的建议方案在多次谘询过程 中为媒体披露的,虽非捕风捉影,但显然没有能完 全地了解中大学系/课程重组的背后理念和确切方 案。这个方案现在还是谘询中的建议,必须有教务 会的决议才算定案。 (一) 由于香港政府出现七百多亿元的严峻财赤,政 府及有关部门均需面对这个现实,共同承担,大学 作为香港一个主要界别的成员,不能也不应置身事 外,此所以政府、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多次与各大 学讨论预算削减事宜,最后八大院校共识于2004/ 05年度削减百分之十拨款。在此,我要指出,财 政司公布政府有关各部门,未来五年财政削减定为 11% (教育部门则会少于11%)。以此,我们强力 期待05-08年度不会再有进一步的削减。 04-05年中大所面对的财赤,连同限随公务员 ( 3% + 3%)的薪金削减,共为三亿八千四百万元 (总共减幅实为123%,此包括非人事经费因通缩 而减拨的款项等)。面对这样的巨大削减,大学必 须筹划预算的回应策略,大学的基本思维是: (一)我们必须分阶段(即两至三年)来做,以减 轻对大学各个单位的过大冲击。第一、第二年所不 敷之数(约二亿元),则由储备及捐款来填补。 (二) 大学中央行政应率先承担财削。 (三) 大学 的教学与非教学的单位应有同等比例的承担。基于 这个思维所提出的建议方案中,本校教学单位(学 院与学系)每年需减款项约为一亿四千万。 (二) 本校有七个学院,六十一个学系,二百余个课 程,如果我们采取「一刀切」的方法,虽然最省 力,但是遗害太大,为什么?第一,如果「一刀 切」,则每个学系须承受的削减幅度势必比建议方 案只削减4% (而且分2-1-1三年执行)要大,这对 于近六年来已有10%的削减的学系,负担太重, 不少学系将无可避免会裁减教师,此必然使中大整 体的教硏力量受到长远性伤害。特别是,有些规模 较小的学系(如人类学系、日本硏究学系),不止 将因此减弱长远的竞争力,并且立即会出现裁减教 师的痛苦。因此,大学之所以进行学系/课程重组 决不止是为应付财削的压力,而是积极地为保存教 研实力的策略。再说,中大成立四十年,正跨入第 五个十年。不论有无财削,我们都必须作自我严格 的检视,「十年愿景」的制定,教资会对中大「研 究型综合大学」定位的认同,正是为中大整装自 己,再上征程。因此在重组中,一些小规模学系将 会整合,通过协同效应,增强竞争力。一些有足够 研究力的课程应提升为研究院课程(如材料科学与 工程学课程及体育运动科学课程),而一些从本系 或两系衍生的专门化课程,则回归到原有学系(如 互联网工程学课程),这些措施正所以为整合资 源,强化学系/课程的竞争力。其实,四十年来, 中大一直在重组创新中不断发展,此中大之所以有 今日的格局与成就。所以,这次重组的工作,不是 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重组创新是中大发展 的历史的构成。 (三) 总之,学系/课程之重组,希望大家不只看到 有些课程停办(要指出,建议中学系只是重组,并 无学系被削,「杀」系的报导是误解),同时应注 意到有新学系(如文化与宗教研究学系、语言学与 现代语言学系)与新课程(如 MA in Sport Studies ) 的成立。有些学系/课程整合了,但却有了新的定 位与面貌。整体上说,中大的学系/课程的实力, 经过重组,不是减弱了,而是增强了。「学术多元 化」在教学与研究方面,通过跨学科整合将有更多 合作的空间。 在这里,我要指出,学系/课程的重组是有一 定过程的,所有目前就读的同学都会按原学系/课 程的时间表毕业,不会因重组而受影响。 ( 四) 各位同仁,各位同学,这次财削的挑战是严峻 而痛苦的,但它也同时给了我们一个严格自我检 视、自我强身的机会。我在此要强调一点,任何学 系/课程的重组方案,我们必然会问:「这样的方 案在学术上是否有说服力?」其次,再问:「这样 的方案能否节省资源?」我们只有在满足了这两 个问题后才会正式提出方案,呈交教务会议决。在 这里,我还要特别说明一点。此次提出的学系/课 程重组的建议,是经大学与学院/学系多番谘询, 反覆讨论而达致的共识,其中大部份的最后建议且 是由学院/学系自行提出;在整个过程中,我自 己,副校长等许多同仁,与学院院长,学系主任, 课程主任,及有关学系/课程的教师、学生,正式 与非正式的会议总共不下数十次之多。我了解,在 谘询上,无论有多少场合,用了多少时间,沟通永 远是不会足够的,也是不会圆满的,也因此,我特 别写这封公开信给大家,希望有助于大家对大学提 出的「学系/课程重组建议」的理解与谅解。 (五) 在这里,我也特别要对大学非教学单位的财削 建议方案说几句话《非教学单位与教学单位都是大 学的有机组成,二者对大学的生存与发展都不可或 缺。这次为回应财削,我们提出的建议方案,最主 要的是希望避免大量的裁减人手,此所以大学在实 施「离职计划」之前,有多种自愿节省开支的方 法,可供各单位弹性处理。这个方案在过去几个月 中,大学与职员协会、职员、职工,在不同场合以 不同方式多番谘询,反覆会商,凡一切可行的建 议、反建议,无不尽量——接纳!最后建议的方案 未定之前,还会继续谘詾、会商。我们希望最终大 学与个人利益能够找到最合理的平衡点。 (六) 各位同仁,各位同学,谢谢大家有耐心看完我 这封长信,最后我还要对大家说几句我忍不住要说 的话。此次财政削减之巨之猛,对中大言,是立校 以来所未有,面对这样的挑战,我发现从大学管理 层,到学院、学系,以及非教学单位,有那么多同 仁,都能面对现实,有承担感,并刻刻以中大之利 益为念,不止为保存中大之教研实力而筹思,更且 为中大的持续发展而尽力。我非常清楚,而且相 信,中大是一上升的大学,这上升的力量在这次财 削之挑战与回应中有着充分的表现。谢谢。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七日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