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294

中大通讯 CUHK Newsletter 2 「天 人 互 益」 * 饶宗颐教授讲辞 这么一个心态,就是「天人合一」的境界。 我在中大受了很多启发,也得到很多中大培养我的机 会,我体会到这个「互益」的观念,所以我觉得艺术 同学问也是可以「互益」的。我在这里大胆讲,学同 艺两方面都很重要,这是一个理想,但是我这个理 想,我自己还是要自白地向各位请教,因为这不是我 自己的讲法,我有根据的。我的得益来自于元代最大 的画家黄公望,是他讲出来的。我为什么名字号「选 堂」呢?我说说这个原因,一个是我提倡《文选》、 「文选学」;第二个原因,「选堂」就是我讲这个 「天人互益」的问题。现在介绍我这个意见,因为所 有的艺术史家都讲元代的画是由赵孟俯带出来的,我 说不是。在艺术学中,大家一致说是赵孟俯,我说不 是,是钱选,钱选这个人比较冷僻。黄公望有一个题 跋,在黄公望的题跋中,他就讲赵孟俯是学钱选的, 一方面不单学他的画,还学他的学问。这有个证明, 赵孟俯也讲琴的,那个琴就不得了,赵孟俯也有一篇 〈琴源〉,谈琴学的来源,请大家看〈琴源〉时注意 看。黄公望说赵孟俯学钱选,还学他的「学」—学 问。明代另一位画家还有句话,讲「不懂诗人,不能 写画」,因为中国的艺术理论很多都从他们来的。很 多画图的人不晓得诗是带着画的,写画就要题注,怎 么题呢?现在的人乱题一通,我说得不客气了,所以 不懂画史的人,就不能写画。这就是我今天要介绍互 惠这个问题。 我今天要谢谢两间大学培养我的人,我是一个最不 忘本的人。我有这个理由,是怎样来的,都要追溯 这个来源,因为我喜欢追,追到底,到底怎样能够 这样子、有这个道理。我同世界发生关系,能到外国 去开会,到外国去学习;也有人向我学习,外国人也 向我学习。我这个成就是港大栽培出来的,得益于 Frederick(Frederick Sequier Drake;林仰山教授)当 何文汇教授讲辞 力的,各位刚才听他演讲时,都明白这点。但我想告 诉各位,饶公的魅力并非九十岁才有,二十五年前, 他已经充满魅力。只不过他的魅力愈来愈浓而已。还 有,大家留意到二十五年前的访问,饶公侃侃而谈, 他的谈吐充满「知者动」的魅力,现在饶公的谈吐就 充满「仁者静」的魅力。饶公既有仁者之静,又有仁 者之寿。仁者当然是得到很多人支持的,因此我想起 了《荀子.致仕篇》:「得众动天,美意延年。」 大家都认识这两句,今晚用来形容饶公是最贴切不 过的。 饶公是仁者,所以很多人支持他,根据孟子的解释, 饶公这位仁者已经得到「天爵」。饶公功在国家,获 封为大紫荆勋贤,根据孟子的解释,饶公又得到「人 爵」,两爵兼得,我们中文大学这个大家庭的每一个 成员其实都感到自豪。 说起「人爵」,我又想起另一件事情,不过刚才饶公 也启发了我。我有一个小小的研究成果,现在口头报 告一下。《礼记.王制篇》:「王者之制,禄爵,公、 侯、伯、子、男,凡五等。」俗语说:「不怕生坏命, 最怕改坏名。」饶公的「命」和「名」都好,并没有 这个问题。我发觉到,原来饶公的命和名已经囊括 了公、侯、伯、子、男这五等爵。当然,大家可以说 很多人都可以这样,如果你是男人,是人家的儿子, 又是人家的伯父,又是人家的公公,生肖又属猴,这 样已经包含五等爵了。然而,饶公是独特的,何以见 得?首先,他的朋友、他的后辈都称他为饶公,我 在二十五年前那段访问也称他为饶公。但我却不是 第一个称他为公的人。所以,称公这么久了,公一定 是饶教授的一部分。有一件事情不是很多人都知道, 饶教授有一个别字叫伯子,因为我看饶教授早年跟朋 友唱酬,朋友都称他为伯子。这个不是放在抽屉内不 用的别字,而是真正使用的别字,所以饶教授其实已 囊括了伯和子。那么男在那里呢?饶教授刚才大谈 《易经》,提醒了我,饶教授的大名是宗颐,「颐」是 卦名,「山雷颐」,上「艮」下「震」,「艮为少男」, 「震为长男」,这个「颐」字已囊括了两个男爵。还 有侯爵。我本来以为饶教授属猴,后来发觉不是,因 为他在一九一七年出生,一九一七年岁次丁巳,丁巳 属蛇。然而,研究术数的人都知道,巳亥相冲,不过 巳申相合,申属猴,饶教授的蛇把申的猴也拿了回 来,所以不拿大紫荆勋章是不行的。 刚才刘校长提醒了我,他说会在饶教授的百年寿宴上 再向饶教授祝贺,所以今晚我要开始想想,在饶教授 的百年「期颐」寿宴上要说些什么了。谢谢各位。 年对我的支持,这是港大对我的影响。我的后期能够 学、艺两个都做,那是中大培养我的。我在退休后, 法国人马上请我去到他们最高学府,首都巴黎去教 书,教了一年,他们还不让我走,我说我要回去了。 因为中大也回聘,而且把我聘在艺术系,所以我今天 能够学、艺两样都做,一部大书是学问的,一部是艺 术的。我要感谢中大,也感谢港大,所以我两位都感 谢。港大把我带到国际上,发生关系,现在我讲这个 「互益」的事情,就是个证明,我个人就是个证明, 所以我今天要感谢两间大学。在这次开会的时候,两 间大学都支持我了,这不就是彼此互惠吗? 「互益」的理论,我们知道今天国家做的都是,我觉得 非常对。我今晚是不能说得太多的,我就向两间大学一 起感谢。特别是中文大学,栽培我在艺术上面发展,今 天仍有艺术系的学生与我讨论问题,我也向学生学习, 我是非常了解这件事情的。我还没有发表的文章,中大 已经先帮我整理好。最近,我的甲骨文研究同伴沈建华 小姐帮我出了一本小书, 2 这本书很有影响,刚刚在第 九届古籍优秀图书评奖中得了一个奖。我还要谢谢郑会 欣先生,因为他最近帮助我编了一部序跋集, 3 大家可 以看我的《序跋集》一百零三页,就是我讲的学艺相涉 的道理,我引黄公望的话,请大家看一看。 我今天再次感谢两间大学栽培我,谢谢各位。 郑主席、刘校长: 我谢谢刘校长刚才对我的誉扬,我是不敢当的。 我今天要再念念我自己在庆祝北京大学一百周年时候 说的一句话。我再请大家看看我的那篇演讲,是在北 大一百周年学术讲坛上讲的。 1 我最后提到《易经》的 一个卦,为什么要提到它呢?因为《易经》的排列, 最后一卦就是顺那个系统的。马王堆出土的最新《易 经》,它的排列同过去不一样。通行的《易经》,最 后是「既济」同「未济」,表示这世界「做完了」和 「还没做完」,以后还有未来。但是马王堆的排列很 有意思,最后的卦是「益卦」,收益的「益」。这个 排列,过去不是这样子的,因为没有出土的东西,我 们不可能想到。为什么「益卦」在最后这么重要呢? 我当时在北大,因为季羡老(季羡林)他先讲,后来 又推出我讲话,我就讲到季老常常讲到「天人合一」 的事情,因为他受到我们钱穆先生的影响,我们中文 大学不是也有个「天人合一」的池吗?我说我今天大 胆了,我也有一个讲法,因为「天人合一」是精神境 界,不是行动境界。我们闭上眼睛,我们自己就成一 个「天地」,入定时候可以有「天人合一」,因为行 动上,天是天,您是您,是不是?我说倒不如讲「天 人互益」,天同人互相补足。这个理论,是我利用这 个《易经》的排列,最后这个「益卦」,作为我的理 论根据,大家鼓掌了。这个「互益」的意思就是说大 家都互惠,阶层不管,您有什么好处,他有什么好 处,一起「互益」,各有各的成就,就构成融和,就 是达到我们国家提倡的紧密的彼此调和的境界。用音 乐的道理来治国,是争取人的合契。 对于这个讲法,我个人是每天都在做「天人合一」 的,因为我每天要打坐,我闭了眼,就能到另一个世 界,自己就可以在冯友兰所谓的「天地境界」、庄子 所谓精神与「天地相往来」。每一个艺术家都应该有 饶教授、郑主席、刘校长、徐校长、各位同事、 各位老朋友: 刚才的片段二十五年前在无线电视和亚洲电视都播了 好几次,所以很多人其实已经见过饶公。我提供这个 片段,有一个目的。当大家看到寿宴请柬时,都觉得 饶公充满魅力。当然,在现实生活中,饶公是很有魅 * 本文是饶宗颐教授于庆祝其九十华诞宴会上的致辞,根据录音整理。 1 饶宗颐:〈预期的文艺复兴工作〉,载「北大论坛」论文集编委会:《21世纪:人文与社会—首届「北大论坛」论文集》,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9月,页25—30。 2 沈建华编:《饶宗颐新出土文献论证》,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9月。 3 郑会欣编:《选堂序跋集》,北京:中华书局,2006年11月。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