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384

2 No. 384, 4.10.2011 这 个游览团到了伦敦,没有安排漫步泰晤士河畔,却 跑去移民社区走访互助团体;不去坐伦敦眼,却去 参观一个又一个社会企业。 团员没有投诉,还觉得不枉 此行。因为这不是一般的旅 游团,而是中大领袖培育课 程的海外考察团。 今年7月,三十名领袖培育课 程学生到了伦敦,为什么是 伦敦?领袖培育课程副主任 (课程) 梁启智 博士说,课程 以「世界城市 • 人文领袖」为 理念,「所以我们要去伦敦这 个货真价实的世界城市。伦 敦这个世界城市,面对各式 各样的问题,也给出了许多尝试回应这些问题的答案,值 得香港借镜。」 伦敦可以,香港可以吗? 考察团学员之一 陈景龙 说:「在伦敦的两星期,『这在香港 可以实现吗?』是最常浮现在我心头的问题。」例如,他们 探访当地著名社会企业Coin Street Community Builders,知道这条 街的居民如何成功保 卫家园,抵抗地产商 的开发计划。这令陈 景龙不禁要问:「为何 Coin Street 可以,利 东街不可以?」 刘恬淩 则为Account 3 感到惊叹。Account 3 是由三位女士创办的社 会企业,旨在协助妇女发掘自己的能力,为她们提供 工作机会,鼓励她们走进社区。它在短短二十年间, 发展成拥有一幢几层楼高大厦的组织,既以企业的身 分赚钱支持自己的营运,又实现建设更美好的社会的 理想。 念新闻的陈景龙跟Sebilio谈到自己想当记者:「我觉得这 份职业在香港既赚不到钱,也没有力量,他鼓励我说:『文 字是可以影响很多人。为什么你不去尝试?』」Sebilio令他 发觉,世界很多角落有很多人是在坚持自己的信念,人生 的发展不是那么单一。 他们还探访过一个叫Renaissance的组织,专门帮助被社 会标签为不成功或中途辍学的年轻人。 叶昱蔚 说:「它的 创办人很年轻,只比我们大两三年。看到一个和我们自己 年龄相若的人在做这样的事情,令我不禁自问:我们是否 也应该像他一样有勇气去做这样的事情?」 学生的这种反应,正符合梁 博士设计行程时的期望: 「我们想同学知道社会参 与是有许多方法。在香港, 毕业后可能就是去中环上 班,但在英国,原来有很多 不同的谋生方法,而且那些 人都是满腔热诚去做自己 想做的事。这可以帮助同学 扫除在香港待太久所产生 的一些无力感。因为做领袖 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有 火。心中没有火,你什么都 做不成。」 这次旅程还安排了艺术观赏活动,但不是去伦敦的国家美 术馆,而是去涂鸦大师Banksy的出生地布里斯托尔看涂 鸦。不过 萧宛莹 说,最吸引她的不是Banksy的作品,而是 反映当地人民声音的不知名艺术家的街头涂鸦,例如一幅 抵制连锁超级市场Tesco的涂鸦。 在这个英国的涂鸦之都,不少居民在自己的建筑物外墙涂 上喜爱的图画,凸显这个城市的独特性。这令萧宛莹想起 「九龙皇帝」曾灶财的街头「墨迹」。她慨叹:「没有太多 香港人声援去保留这些香港特色的行为艺术,……以致能 代表香港的东西愈来愈少。」 心中有团火的领袖 这趟旅程中最令学生印象 深刻的人,相信非Sebilio莫 属。这位伦敦大学亚非学院 的前学生会主席,具有世界 公民的视野,见到不公义的 事情就会行动起来,发起学 生运动、社会运动去改变社 会,致力令人类有更美好的 将来。 到 伦 敦 学 做 袖 Learning Leadership in London 梁启智博士 Dr. Leung Kai-chi 陈景龙 Chan King-lung Raymond Sebilio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