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411

2 No. 411, 19.1.2013 从经典汲取养分 把研读经典纳入本科 课程,是回复四年制 后通识教育的重要里 程碑。廿一世纪是知 识高度分化和急速发 展的年代,加上全球 化经济形态影响,通 识教育不能只满足于 扩阔知识面,更要培 养多元文化识见的人 才。大学通识教育主任 梁美仪 教授说,基础 课程正是针对此而设 计,「学科要求颇高,学生要阅读经典选篇,涉猎中外重要 文化思想,接触文理两个基本领域的大问题,在课堂讨论 后要写文章,藉此提升基本学习能力, 并加强理解和吸收。」自2006年教务 会通过课程大纲,中大通识老师自行 开发教材,试教期间透过各种渠道征 集意见,不断微调,力求完善。 大学通识教育副主任 王永雄 博士表 示,课程推出后学生很雀跃。「不少人 说『我们终于等到了!』学生对于以第一身直探原典,感觉 『原汁原味』,并与作者有沟通。他们尤其喜欢小组讨论 形式,与师友讲习。」基础课程试行两年,共有一千八百人 次修读,从聚焦小组意见得知,学生反应是正面的。 反思为学与做人 两科必修科,来自文理工商各系各 科的一年级生,均可透过基础课程 作为切磋平台,凝聚成学习群体, 当中各有得着。通识教育基础课程 副主任 赵茱莉 博士说∶「我们一位 旧生 邹君逸 ,现成为我们的兼职 老师。苏格拉底一句名言∶『未经 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人活的。』当 年令他苦思不已。他想起家中长辈 一生为口奔驰,从没闲暇反思,难 道这样的人生不值 得过?我觉得很好! 这句话说进了他的心坎。我们每个课程各有 十二个选篇,都不易读懂。许多问题抛了出 来,留下尾巴,等待学生思考。」 王博士则表示∶「令我鼓舞的是有商科生念 完课程后,对科普书产生兴趣。亦有几位理 科生不约而同说,以前觉得科学是一堆死记 的公式、机械化的方法,但原来与自己的人生和社会是真 的有关系,这是第一次有机会反省科学方法本身。」能够 引起共鸣,跟悉心选材有关,梁教授说选篇必须紧扣学生 的感受∶「柏拉图的《会饮篇》讲什么是爱,其实是生命更 高价值的追求;阿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讲友谊, 学生说都有启发。他们会思考什么叫朋友,是不是在脸书 中认作『朋友』的,就是朋友?」 把改变带入生命 从学生论文和课堂讨论所见,较多人谈论的有一行禅师的 〈般若之心〉,阐释《心经》的「空性」;荷马史诗《奥德 塞》,讲人的成长;柏拉图的《理想国》,尤其是洞穴的比 喻,讨论很热烈;以及卡逊的《寂静的春天》,讲人类滥用 除草剂破坏环境,会勾起许多联想。王博士说论文的质素 令人喜出望外∶「水准超出预期,不少文章颇有深度,能够 融会贯通,没想到一年级生能够做得到。」 第一和第二届通识教育学生论文奖均已出版文集,表彰优 异学生。此外,学生通识研讨会至今已办了四届。梁教授 说,学生埋怨辛苦,说经典很难读,是少不免的,但如果 能够进入经典的门槛,将展现不一样的视野∶「例如在去 年10月研讨会,风险管理科学二年级 陈文心 把《心经》切 入她到柬埔寨当义工的经验,并透过『相即』概念去理解 当地孩童的苦难,思考自己如何能帮上忙?她希 望日后贡献社会,而非只追求高薪厚职。学生懂 得思索人生,这是通识科老师最感欣慰的。」 给大一生的锦囊 基础课程涵盖几千年的著作,一年级生要怎样 才可以吸收个中精粹?梁教授说心态最重要∶ 「不要散漫,得过且过;很难得『与柏拉图 有个约会』,要认真从事,否则你会错过许多东 西。」赵博士提醒大家要细思明辨∶「每星期花 点时间思考经典中的某一点,日积月累,将有很 大收获。」王博士则大派定心丸∶「毋须担心『与 自然对话』这科会很艰难,上个学期,我班上又 有一名英文系学生拿到A级,文科生当然有能力融会理科 概念,只要你敢试、敢讲、敢表达。」 名为基础课程,其实内涵毫不简单。在十来岁的那些年, 若有幸与庄周、沈括、达尔文和马克思等碰面,那怕只 得闻其一言半语,也必字字珠玑。若问收获,观其耕耘 即是。 大一生与圣哲的约会 下 学期了,走在大学道上,如果发现有人一路走一路谈论「色即是空」,或引用孔丘和卢梭的 观点,争辩何谓理想社会,毋须觉得奇怪。他们也许是通识教育基础课程(基础课程)全面 推行下,首批三千六百名学生的其中几位。随着「3+3+4」学制实施,逾六成新生2013年1月开始修 读「与人文对话」、「与自然对话」两个必修基础课程,在古老文明中透过对话启发思维的传统,将 进一步植根中大校园。 中大通识教育五十年 通识教育是十九世纪美国发展出来的课程概念,信念是 大学教育除了能让学生在一门学术领域有深入认识,更 需要培养他们广阔的知识视野与胸襟,以便全面发展。 2013年中文大学庆祝金禧校庆,也标志着中大通识教育 推行达半个世纪,随着大学整体架构及学制的改变,中 大的通识教育经历了多个阶段的发展。 1963–1976 . . 成员书院崇基、新亚、联合各自开办通识课程 1976–1986 . . 大学由联邦制改为单一制 . . 学系归大学管辖,通识教育仍交由书院负责 . . 1984年全面检讨本科课程结构 1986–1991 . . 落实改革,中大通识教育于1986年踏入新阶段 – – 大学通识由中央统筹 – – 书院通识由各书院负责 1991–2004 . . 因应灵活学分制实施,通识学分要求减至15 . . 1995年起实施单线拨款预算,学系经费与学生人数挂 钩,通识科目大增 . . 2002 – 03年,全面检讨大学通识 2004–2012 . . 明确界定大学通识教育目标 . . 重新规划大学通识课程为四范围∶中华文化传承,自然、 科学与科技,社会与文化,自我与人文 . . 确立管理与质素保证机制 . . 为迎接「3+3+4」学制,教务会属下通识教育委员会于 2006年通过通识教育基础课程大纲 . . 2007年成立通识教育基础课程筹划小组 . . 2009年试办「与人文对话」和「与自然对话」 . . 2010年初步推行,中六入学学生必须修读 . . 2012年9月起,通识课程在本科课程中占21学分*∶ – – 通识教育基础课程(6学分) – – 大学通识四范围(9学分) – – 书院通识(6学分) * 本科生须至少修毕123学分 2013 . . 1月起,全面推行通识教育基础课程 2012年通识教育学生论文奖颁奖礼暨学生通识研讨会 2012 General Education Student’s Best Work Award Ceremony cum General Education Seminar 梁美仪教授 Prof. Leung Mei-yee 王永雄博士 Dr. Wong Wing-hung 赵茱莉博士 Dr. Julie Chiu 学生怎样看? What Do Students Say? 「阅读了很多经典,不单用文学角度欣赏,还把它们放在当代去思考人生、社会问题。从讨论中, 同学提出很多想法刺激我去思考,也学习批判性看作品。另外,大家以不同的角度看同一文本的 冲击很有趣。」 ‘I read many classics, not only from a literary point of view, but I also put them in the contemporary context to think about questions about life and society. During the discussions, the different ideas my classmates brought to class were thought-provoking, and I learnt to approach texts critically. Moreover, the way we read the same text from different perspectives brought about very interesting results.’ 「文科生与理科生一起上课,联想会多一点。有时候未必习惯对方的思考 模式,但一定要感受一下。这经验很好,若一开始便文理分班,就没这个机 会了。」 ‘Having classes with arts and science students at the same time allows us to have freer association. Sometimes you don’t really get used to one another's thinking mode, but it's good to have such an experience. If there had been separate classes for arts and science students, we would not have had such an opportunity.’ 边注边读 Marginalia 据说古希腊文法学家迪第穆斯(Didymus Chalcenterus, 约公元前80至10年)一生写了三千五百本书,就算在知识的 创造和传播变得简便的今天,他的本领仍是无人能及。 英文 chalcenteric 这个字也是来自迪第穆斯,所指的是为完 成某项工作所需的超乎常人的坚忍不拔和钢铁般的意志。 试想在一生中要写就三千五百本著作,先不论在统计学上 是否可能,那是需要何等的能耐和工夫。 时至今日,书籍、文章、网志等每天以百万计出版发表,学 习的要旨变成要在浩瀚的资讯海洋中寻找有价值和相关的 材料。这是中大通识教育基础课程想要达到的目标:从特 定的经典汲取养分,升华为在现代生活中探究和寻索意义 的习惯。 通识教育基础课程试办两年后,今年双班年正式推出,是 全校崭新学士课程的一部分。评估这些课程的成效和结 果,现在言之尚早,但眼前已有一些令人鼓舞的回响。我们 会让师生自己来评断。 据说迪第穆斯写书太多,常忘了自己写过些什么,以致后来 写的跟从前写的互相矛盾。日书万言,抄袭自己的东西,借 用最近因毕彼特而流行的一个字来形容,是‘inevitable’。 The Greek grammarian Didymus Chalcenterus (ca. 80–10 BC) was reputed to have written over 3,500 books in his lifetime, a feat that can hardly be surpassed even given today’s facility in the production and transmission of knowledge. It is also from Didymus that we have the English word chalcenteric , referring to the suprahuman perseverance and steely resolve in getting things done. Try to imagine what it takes to write 3,500 books in one’s lifetime, as if it were statistically possible at all. Nowadays, books, articles, blogs, etc., get published daily by the millions. Learning becomes an exercise in making distinctions of value and relevance from the vast ocean of information. This is what General Education Foundation Courses at CUHK sets out to achieve: to distil and instil from the chosen classics the essential habit of making enquiry and making sense in modern life. The General Education Foundation Courses had been run in pilot for two years before formal implementation in the double cohort year as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revamped University-wide curriculum. Though it may be premature to assess their effects and outcomes, some encouraging feedback is already in sight. We will let the teachers and the students speak for themselves. Didymus was said to have written so many books that he often forgot what he had written previously and so contradicted himself. That he must have plagiarized himself at the expense of prolificacy is, to use a lexicon recently popularized by Brad Pitt, inevitable. ———————■■■——————— 目录 Contents 大一生与圣哲的约会 2 Freshmen’s Dialogue with the Classics 洞明集 In Plain View 4 昔与今 Then vs Now 5 校园消息 Campus News 6 舌尖上的中大 Mouth-watering Morsels 7 宣布事项 Announcements 8 艺文雅趣 Arts and Leisure 8 人事动态 Ins and Outs 9 周勋仪如是说 Thus Spake Ariel Chou 10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