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420

2 No. 420, 19.6.2013 建 设无止桥,可以方便穷乡僻壤的村民对外沟通。建 设无声桥,则可以打开聋人的心扉和眼界,与健听 世界保持连系。十多年来致力语言学研究,以实践手语口 语双语教学、聋健共融教育为己任的邓慧兰教授,于5月 下旬获香港红十字会与香港电台颁授2013年香港人道年 奖,表扬她以实际行动协助聋人缔造幸福生活,充分体现 人道精神。 邓教授说∶「这个奖不属于我,而是属于我们中心的每一 位成员。没有他们,我就无法欣赏到手语所蕴含的丰富语 言特性。我希望透过人道年奖这个平台,能够让更多社会 人士明白,语言,无论手语或口语,都会影响聋人的个人发 展和其自身价值。」她希望大专院校除了支持手语及口语 支援服务外,更可以共同寻找增加聋人接受大学教育的 机会。 不畏艰辛,敢于尝试,是邓教授孜孜于科研,并且戮力开 展赛马会手语双语共融教育计划(共融计划)的写照。回 想七年前进入主流小学试办崭新教学模式,她心中不无忐 忑,因为只有理论根据,要取得实证,唯有摸着石头过河。 不过她深信∶「聋学生面对的其实是沟通问题,只要扫除 障碍,他们一样学得到。」 开心校园 几年下来,成果渐显。「学生很开心,很有自信。家长好 感恩,觉得手语双语共融教育是聋人教育的将来。在这 里,聋孩子学到手语,协助他们学习和吸收知识,也学到 口语,能够与人沟通。讲得差不打紧,因为也有好的书面 语。健听家长则庆幸子女学懂两件事∶手语和关爱。有时 学校透过广播发放消息,健听学生会主动站出来做手语 传译,照顾聋同学的需要。」邓教授欣喜地说。 手口并用 要聋健学生全面共融,关键在于聋学生的人数。邓教授指 出∶「主流学校有大量口语,故此,安插聋学生进去的人数 要达到一个临界量,制造足够的手语输入,目的是营造双 语(自然手语和口语)的语言环境,产生丰富语言信息,以 利学生吸收。」共融计划在2006年获香港赛马会资助,于 平安福音堂幼稚园(牛头角)及九龙湾圣若翰天主教小学 逐步展开,每级各有一班加入约六名聋学生,现时两所学 校分别有十一名和三十七名聋学生。上课时,每班除了有 一名健听老师,还有一名聋老师,聋健两老师共同备课, 协作执教,无分彼此。 双赢模式 双语教学的好处是可以互补长短。邓教授举例说∶「聋学 生往往觉得常识科最困难,只靠聆听很难理解,如有聋 老师打手语解释,便容易掌握。有时候,健听学生听不清 楚,也会把目光移到聋老师身上。」此外,她还有其他收 获∶「在研究初期,我们比较关心聋学生的双语发展。后来 发觉,双语模式不止是聋学生受惠,健听学生的手语也一 直在发展,成为手语双语人。我觉得这个是双赢局面。」 除了语言有进步,学业成绩也理想。最近,香港聋人福利 促进会访问了百多名家长,调查他们在主流学校就读子 女中英数三科的成绩,发现合格比率只得百分之五十至 六十。但参加共融计划的聋学生,合格比率则达百分之 八十至九十。 婴儿手语 其实,幼年是语言学习的关键期,邓教授认为要好好把握∶ 「有家长觉得手语很容易,可以等到口语发展有严重障碍 时才学手语,其实,到语言习得关键期过后才接触手语就 已经太迟了。助听器和人工耳蜗虽有助改善听力,但不能 解决所有问题。若能及早给予聋孩子两种语言,便可以帮 助他们有健康的发展。我们的伙伴学校—平安福音堂幼 稚园(牛头角)就是专门为聋幼儿提供手语双语教育,为 升小学做好准备。我们另设有婴儿手语班,现时已经有二 十五名家长带同他们的聋小孩来学手语,尽早让他们在无 障碍情况下吸收语言信息。」 未来计划 这个计划获香港赛马会资助八年,将于2014年7月完结。 邓教授说感动的是两所学校仍然愿意一同发掘资源,继续 行这条共融的路。她实在希望社会各界有心人士可以给予 两校多一点的支持,让学生有足够的支援,健康成长下去。 今年7月,共融计划将会有第一批小六毕业的聋学生。位于 马头围的主流中学圣母院书院已经答应,在未来六年与中 大携手试行共融计划。暑假过后,圣若翰小学毕业的六名 聋童将一起升读该校,他们的部分健听同学也有申请入 读圣母院书院。邓教授感谢利希慎基金捐助,发展这间中 学的共融教育。至于小学的共融计划,手语及聋人研究中 心会联同学校筹募经费,更加希望这计划可以纳入政府资 助范围,继续把聋健教育发扬光大。 荣誉和推崇 赛马会手语双语共融教育计划已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 际教育局列入杰出融合教育例子资料库,为海湾阿拉伯国 家的政府决策者、学校、老师和持份者提供国际上成功的 融合教育例子。卫生署儿童体能智力测验中心在过去一 年,亦开始把这计划介绍予聋童的家长,特别是那些已确 定幼儿有听觉障碍的,如能尽早帮助孩子并行发展口语和 手语,便不会错过语言发展的关键期 。 长路漫漫 学生懂事,肯认真学习,是每位老师最感欣慰的事。而在 邓教授心中最牵挂的则是将来。她叹道:「现时有很多优 秀的聋学生只能接受职业训练,学习修甲和理发等,与大 学无缘。不过,再过六年,我们将会有一批手语、口语和书 写能力俱佳的聋、健中学毕业生。相信这些聋学生也可以 有资格报升大学吧。只是,他们进入大学后又能否得到有 效的支援呢?我们眼前还有一重重的关卡需要越过。」 中文大学手语及聋人研究中心主任 邓慧兰 教授说: 「在1990年代中期开始从事手语研究时,我接触过 的聋人中,许多都不能写、不能讲,中英文都不行, 让我非常惊讶。为什么会这样的?聋人真的没有语 言吗?其实,他们都有语言,只不过是手语。但因为 种种原因,手语并未受到重视,因此他们未能通过手 语得到理想的口语发展机会。」 造成聋人有声难语,有目难读,源于一般人各种对聋 人的不了解或对手语的误解,以下是常见的谬误。 谬误∶ 聋人是哑巴 真相∶ 聋人是可以说话的。可是,聋人假如脑中根本没有 扎实的语言知识,或者没有有效的语言训练,就很难发展 语言。 谬误∶ 聋人都懂得手语 真相∶ 如果聋人教育过程不主张手语,那聋人接触手语机 会就很少,就不了解手语。目前很多主流聋生都不懂手语,或 藐视手语,觉得自己不应该学手语。 谬误∶ 聋人改习口语有助社会共融 真相∶ 1880年米兰举行第二届国际聋人教育会议决定弃用 手语和聋老师去教育聋人;主张聋学生应尽量用口语,原因 是要融入社会。这个理想的指标难以完全实现,因为聋人碍 于先天的局限,语言信息不足,单靠口语学习,效果难以理 想。结果是,聋人教育办得不好,学生语文能力低,有许多科 目无法修读。长期落后,令他们自卑内向,有碍融入主流社 会。经过一百三十年,2010年,在温哥华举行的第廿一届国 际聋人教育会议开幕礼上,大会向全球聋人道歉,指当年的 决定是错的。 谬误∶ 手语会降低语文能力 真相∶ 根据研究,参加手语口语双语教育共融计划的小学 生,他们的香港手语、口语和书面语的发展是彼此互有关连, 而且相辅相成,手语学得好,有助口语和书面语的发展 。 谬误∶ 手语是全球统一的 真相∶ 世界各地和不同的聋人群体,会因应本身的需要而发 展自己的词汇及表达方式,发展自我体系的手语。(见《香港 手语字典》)。 谬误∶ 手语只是手势,不能表达复杂意思 真相∶ 1960年代出现手语语言学,透过语言学分析手法,已 证明手语其实是自然语言,只是跟口语和书面语表现形式不 同,例如一般口语是单向序列的,手语则可在同一时间表达 多于一个概念,这证明手语一样有完备的语法及结构,是人 类传情达意的成熟工具。 唤起沉睡百年手语教育 人道年奖敬献聋人社群 Photos of Prof. Gladys Tang by Cheung Wai-lok 聋健学生携手演出《无声呼喊》音乐剧,把手语双语教学模式搬上舞台 A Cry of Silence musical performance by deaf and hearing students 边注边读 Marginalia ……海面上出现一种惊人的美丽景色。四周吹起清凉的微 风,在各处海面上,白天看来都是泡沫,现在却闪耀着白色 的光芒。船头推送着两道磷光的波浪,在船尾的水面上则留 下一条乳白色的尾波。在目力所及之处,每个波浪的顶部都 闪闪发光;地平线上的天空,由于这些淡青色光辉的反照, 可不像苍穹那样黑暗。 上面的敍述可唤起了 李安 执导电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中超现实的海上景像,然而,这段文字是 达尔文 于1833年 12月6日乘坐「小猎犬号」航行至南美沿岸时写下的日志。 海面上磷光闪闪其实是由细菌、鞭毛虫,甚或是水母造成 的,这些海洋生物和微生物吸收了太阳光子,每当躁动时便 会发光。海洋充满生命和光,印证着大自然的神奇、自给自 足和平衡的奥妙。 本期通讯介绍 杨伟豪 教授研发的革新网络传信方法,这个 被称为「蝴蝶网络」的传信模式既简单且优雅。本年度, 「洞明集」刊登了逾十篇中大学者的研究介绍,我们期盼文 章忠实呈现学者们的睿智和勤奋,在浩瀚无际的科学海洋 上所迸发的光芒。那管是水母或是蝴蝶,下一季我们续会刊 载一些洞烛先机的科研成果。 …the sea presented a wonderful and most beautiful spectacle. There was a fresh breeze, and every part of the surface, which during the day is seen as foam, now glowed with a pale light. The vessel drove before her bows two billows of liquid phosphorus, and in her wake she was followed by a milky train. As far as the eye reached, the crest of every wave was bright, and the sky above the horizon, from the reflected glare of these livid flames, was not so utterly obscure as over the vault of the heavens. The above description may remind one of the surreally luminescent seascape in Ang Lee ’s film Life of Pi . But it was in fact written by Charles Darwin on 6 December 1833 when his Beagle was sailing off the South American coasts. The phosphorescence of the sea is due to bacteria, flagellates and even jellyfish. These sea creatures and micro-organisms absorb photons from the sun and give out light whenever they are agitated. The ocean is indeed full of life and light. Such is the wonder, self-sufficiency and equilibrium of Mother Nature. This issue looks at Prof. Raymond Yeung ’s revolutionizing work on network communication which finds a simple but elegant expression in what has become known as the Butterfly Network. This season we have published over 10 articles on the research of CUHK scholars under the rubric of ‘A Plain View’. We would like to think they do justice to the intelligence and diligence of these scholars which illuminate the vast and unfathomable ocean of science. Jellyfish or butterflies, we will continue to cast them in plain sight in the next season. ———————■■■——————— 目录 Contents 唤起沉睡百年手语教育 2 Reviving Sign Language Education 洞明集 In Plain View 4 校园消息 Campus News 6 舌尖上的中大 Mouth-watering Morsels 7 昔与今 Then vs Now 8 宣布事项 Announcements 9 人事动态 Ins and Outs 10 陈英凝如是说 Thus Spake Emily Chan 12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