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433

2 No. 433, 4.3.2014 源起 A Brief History MOOCs的前身可追溯至1971年,英国的公开大学通 过电台和电视台教学,美国凤凰城大学在1989年起提 供网上教学课程,其他院校陆续加入。2012年史丹福 大学先后成立两个提供MOOCs的平台─Udacity及 Coursera,随后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开发edX,彼 岸的英国院校也成立Futurelearn。 The roots of MOOCs date back to 1971 when Britain’s Open University started teaching via radio and television. Since 1989, the University of Phoenix in the US has been teaching online. Others got on the bandwagon too. In 2012, Stanford University launched two MOOC platforms—Udacity and Coursera. Harvard and MIT then launched edX. The trend goes big when Futurelearn, another MOOC platform, has been set up by British universities. 资 讯高速公路不断扩建和提速,影响了 人们获取资讯的速度和模式,也对高 等教育带来冲击。网络课程由来已久,麻省理 工约在十年前把课程内容上载互联网,称之 为OpenCourseWare,取用其内容学习的人 数去年已累积至一亿,而且以每月一百万之数 增长。近两年欧美相继推出「大型公开网上课 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简称 MOOCs),由著名大学开发,免费供全球有志学 习者修读。换言之,只要手持连网的电脑,随时 随地均可修读。 冲击高等教育模式 个别MOOCs课程的修读人数动辄数万,有的更超越十万 之数,发展迅速,令人咋舌。有评论说这将为高等教育带 来翻天覆地的改革甚至威胁。现今不少学生都因为大学 学费而负债累累,如果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下载名 校课程,为什么还要付高昂学费? MOOCs是否会替代传统大学?大学副校长及卓敏教育心 理学讲座教授 侯杰泰 对此有持平之论,「还记得电台、电 视诞生后,开始利用广播来授课,当时不也有评论估计 会大幅影响教育吗?。电脑或多媒体教育的热潮已有十多 年,MOOCs只是承接着浪潮的演变,但传统教育中,人 与人的接触和互动,是最重要的因素,也不可取代。」但 他承认潮流不可逆转,关键是怎样因势利导,正面回 应。而且,MOOCs某程度上促使更多大学开放 资源,精益求精,推动院校之间的竞争。 开放、跨越和自主是MOOCs优胜之处。2012 年,七十五万多人报读免费网上课程edX,人数 最多的国家包括印度、巴西、巴基斯坦和俄罗 斯。多样的地域、国家、种族、社会经济背景, 可以刺激授课者本身和学员之间的 思考和辩论。网上学习给学员更 大自主权,以最适合自己需要的 模式学习,有些不能在传统学 校环境内学习的人,例如社交 能力不足,专注力有障碍,只 能靠电脑沟通的自闭人 士,都可透过这类平台 吸收知识。 侯教授指出,MOOCs 也影响传统课堂内的教学 法,藉着便捷的平台,课前 教师上载基本知识,让学生预习,减省课堂教授时间。上 课时则由学生提问不明之处,以及深入讨论相关问题。他 说:「这称为『翻转课室』,『翻转』的意思就是与教师在 课堂授课,学生回家做功课的传统次序相反。这种教学法 的效率更高,除适用于大学外,中小学也可用得着,只是 过去中小学的应用较少。」此外,「翻转课室」的特点是即 时互动,透过系统,教师可即时知道学员提问及回答选择 的分布,上课时便能因应需要调整教学。 另类知识转移 早于2010年,中大已通过iTunes U的公开专页,提供学 术资源让大众免费下载,很受欢迎。 大学去年初与Coursera结成合作伙伴,提供五项课程供 全球人士免费修读。统筹中大加入Coursera事宜兼负协 助Coursera课程教学人员设计及筹划课程的是学能提升 研究中心。协理副校长兼该中心主任 潘伟贤 教授说:「大 学的使命之一是把知识广传全世界,这方面与Coursera 的理念不谋而合,成为其伙伴是很自然的事,也是通过另 一渠道服务社会、转移知识。」 潘教授表示:「MOOCs以理工学科居多,但我们挑选的 五项课程,既凸显中大在中国文化研究的优势,如『中国 人文经典』和『昆曲之美』,亦网罗其他如经济、教育 和工程等课程。首项课程『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的角 色』于去年9月开课,现已结束。今年1月开课的是『信 息论』,两者均吸引全球超过一万七千人报名。各方面反 应都很好。预计将5、6月间推出『中国人文经典』,余下 的将陆续推出。」 难得的经验 资讯科技服务处教研支援部主管 丘智华 说:「是次网上教 学平台的建构、维护和发展是由Coursera主理的,我们的 工作是按教材作策划及编制,使课程达到大学的教学质 素要求,并符合Coursera的上传及授课标准。」 侯教授说:「是次的参与是很宝贵的经验,让校方实际经 历每一步骤,包括准备教材及应对学生的需要和提问等细 节,有助我们思索如何把这种教学方式融于日常教学。」 潘教授一直跟进相关工作,她说:「学能提升研究中心的 李雅言 教授直接参加Coursera课程的设计和制作,中心 亦在校内推广MOOCs的讨论,如3月18日的工作坊,中 心的 吴伟贤 教授将主讲MOOCs相关课题。 蓝澧铨 教授 则主力检视如何引用Coursera的经验于校内教学,以及 『翻转课室』教学法的应用。」 潘教授总结,MOOCs尚在发展阶段,一切仍待观察,但 大学着眼的不只限于MOOCs,科技在不断发展,举凡有 助知识传递的电子教学形式,都会考虑,像最近便成立了 团队,提出整合各项电子教学平台的方案。 展望 「取代」似乎为时尚早,但MOOCs在高等教育的席位势 必愈加吃重。如麻省理工校长 L. Rafael Reif 所说,「学 位」将仍是一个与校舍和传统校园经验联系的概念,而其 教与学也愈加倚仗科技和互联网来改良。但另一方面,各 大学将陆续发展网上课程,并不断完善其认证机制至雇 主接纳的水平。而入门课程将藉跨校协作减少重叠,节省 资源,让各校专精发展所擅专业。 机遇?新径?教育革命? 踏上大型公开网上 课程的浪潮 侯杰泰教授 Prof. Hau Kit-tai 先导者经验 Experience from the Pioneer edX本年1月发表了2012至13年十七个课程的分 析,其发现可给发展网上课程一些启示。 • 在841,687名报读者里,取得结业证书者43,196人 (5%),平均在报名后一至二周内有一半人放弃 修读,修业圆满的比率与传统高等教育课程迥异, 但与人们与网上媒体如视像和社交网站的互动模 式非常类似。研究负责人认为要真正衡量MOOCs 的效能,不应过度着眼修毕课程比率,而应调节准 则为学员的修业量和习得知识是否能超越自己预 期。 • 逾4,000人取得超过一张证书。 • 最典型的首次报读者是拥有一个学士学位的男性、 二十六岁或以上,占31%。 • 33%报称中学或以下教育程度,6.3%年届五十或 以上。 • 根据IP或邮递地址,72%来自美国境外,2.7% (二万多)来自联合国定义的低度开发国家。由于 基数庞大,即使一个微小百分比也意义重大。 Analysis released by edX in January 2014 based on 17 online courses run in 2012 and 2013 gives insight into the development of online courses. • 43,196 (5%) registrants earned certificates of completion from 841,687 registrations. On average, 50% of people left within a week or two of enrolling. While the persistence rates in MOOCs look very different from those of conventional courses in higher education, they are very similar to how people interact with other web-based media, such as video or social network sites. According to researchers of edX, course completion rates, often seen as a bellwether for MOOCs, can be misleading. A better criterion for success might be for students to complete more of the course than they thought they would, or to learn more than they might have expected. • More than 4,000 registrants earned more than one certificate. • The most typical course registrant was a male with a bachelor’s degree, age 26 or older (31%). • 33% reported a high-school education or less; 6.3% reported that they were 50 or older. • According to IP or mailing addresses, 72% are from outside the US, 2.7% (20,745) are from countries on the United Nations’ list of 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 Given the ‘massive’ scale of some MOOCs, small percentages still signify a potentially large impact. 大 型 公 开 网 上 课 程 m o o c Mas s i ve Open Onl ine Cour se 边注边读 Marginalia 2013年1月假瑞士举行的达沃斯经济论坛,出现了一位十 二岁的巴基斯坦女孩 Khadija Niazi ,她花了两年在拉合尔 家中完成数个Udacity和Coursera的课程,包括史丹福大 学的物理和人工智能。有份创办Coursera 的史丹福大学 教授 Daphne Koller 说:谁知道第二位 爱因斯坦 在哪里?也 许她就住在非洲的一条小村落呢。 大型网上课程(MOOCs)的出现,为教育的传播和教学 法带来新刺激新可能。中大亦踏上了这浪潮,推出五个 Coursera课程,并希望从尝试中得到启发。有朝一日,大学 学位会否发展为更新颖的组合,通过缴付低廉学费、修读 各大学最精专的网上课程而获得─例如是史丹福的计算 科学、牛津的文学、芝大的经济再加上中大的中国人文经 典?此刻没有人能预知。潮流既难以逆转,且滑上浪头,随 机应变。 登高方可见博,酷爱远足的 邬枫 教授必深明此道。在互联 网还未发达的八十年代,这位来自巴伐利亚的学生已洞烛 地球另一端将兴起的巨浪。他对东方文化和法学的探求, 本期「……如是说」述其梗概。 A 12-year-old Pakistani girl Khadija Niazi appeared in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in Davos held in January 2013. She had spent two years in her home in Lahore completing several Udacity and Coursera courses, including physics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ourses offered by Stanford. One of Coursera’s founders Daphne Koller , professor at Stanford, said, ‘We don’t know where the next Albert Einstein is. Maybe she lives in a small village in Africa.’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MOOCs) brings new stimulus to knowledge dissemination and pedagogy. The Chinese University is riding the wave. It has launched five Coursera courses for a start. Perhaps one day one can earn a college degree by taking the best online courses from the best universities in the world—computing from Stanford, literature from Oxford, economics from Chicago, and Chinese classics of CUHK—and paying only the nominal fee for the certificates of completion. No one knows. But it is only from the crest that you can see the opportunities on the horizon. Likewise, the view is broader from the summit, and passionate hiker Prof. Lutz-Christian Wolff knows this. Back in the 1980s when the Internet was a far-cry from what it is today, he, a student from Bavaria, saw a wave forming half-way across the world. He talks about Eastern culture and law in ‘Thus Spake …’. ———————■■■——————— 目录 Contents 踏上大型公开网上课程的浪潮 2 To Ride on the Trend of MOOCs 校园消息 Campus News 4 人事动态 Ins and Outs 5 宣布事项 Announcements 6 舌尖上的中大 CUHK f+b 6 博文贯珍 The Galleria 7 书讯 Books 7 邬枫如是说 Thus Spake Lutz-Christian Wolff 8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