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460

2 460 • 19.6.2015 陈教授说:「一百个糖尿病人或高风险人 士的情况可能都不一样。发病的方程式 包括基因、遗传倾向和其他因素,非常复 杂。」关键是提升市民认知和警觉性。研 究所的口号「预防—控制—治疗」正是 此意,落实到行动,是主动识别高风险人 士,及早防治,建立并维持社区糖尿病登 记册,给患者赋能,为他们提供支援。 走出学府 深入社区 2007年,研究所成立丘中杰糖尿病检测 中心,即秉承这个理念发展。有幸得到丘 耀西教育及慈善纪念基金慷慨捐赠,中 心能以较相宜的价格提供全面的「糖尿 病并发症检测及风险评估服务」,鉴定受检者的风险组别, 由内分泌专科医生给与评估报告,糖尿专科护士解释检测 结果,以便选择适切的治疗方案。此类检测需求甚高,中心 的工作可以支援主流医疗体系和社区医生。 中心推动社区教育不遗余力,2011年推出香港糖尿病普检 计划,跟狮子会等机构合作,定期到各区举办医疗讲座,免 费为市民进行基本检测、风险评估和问卷调查,藉此侦测高 风险人士,以便及早介入跟进。 正视病患 与之共舞 陈重娥教授强调,糖尿病的并发症其实都可以预防,只要 病人正视病患,严格自律,定期吃药、覆诊、验血,控制好血 糖、胆固醇、血压,就可避免日后洗肾、截肢的痛苦。但正 如马教授说,「改变生活模式是最难的部分。要求病人做运 动,注意饮食,他们多会说身兼数职,已食无定时,没有时间 休息。」 长期病患者面对漫长的治疗过程,容易孤单沮丧,专业团队 与同路人的支援不可或缺。检测中心设立会员计划,让病人 定期接收糖尿病资讯,并组织康乐活动,增进病友交流。又 透过护士和义工协调,组成病友小组,互助互勉。陈教授说: 「不少人在治病的过程中有所改变,乐于与人分享心得。我 们请社会学家、心理学家、行为学家、医生,开设三四小时的 糖 尿病全名为diabetesmellitus,diabetes源自希腊 文,意指导管;mellitus是拉丁文,形容蜜糖似的,指病 人尿液中的甜味,很多人以为那只不过是身体摄取过多糖份 而出现的现象。此病没有急剧的病征可寻,不会像心脏病般 引起绞痛,也不像癌症般凶猛扩散,所以往往叫人掉以轻心。 然而这个长期病患却可导致各种重创甚至致命的并发症,如 失明、足部溃疡、肾衰堨和心脏病,严重威胁全民健康。 从研究室到研究所 糖尿病研究在中大可追溯至1985年, 郭克伦 教授加入医 学院,成立内分泌研究室,初期只有三四位医生和护士。 陈重娥 教授在1989年加入,她忆述:「我们发现本港病人的 特质跟西方有异,许多年纪和体重较轻的都有糖尿、蛋白尿、 肾病等问题。当年糖尿病研究在亚洲并不普遍,但我们已进 行相关的大型临床药物研究,且早和英、美、日本的知名大 学,还有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等合作。」 当时中国的糖尿病研究和护理刚刚起步,国内医生不时来 参考威尔斯亲王医院的治疗模式,研究室开始举办短期课 程,工作范围渐广涉教育、研究、护理。为方便推动跨学院 跨院校合作,遂在前副校长 杨纲凯 教授建议下,在2005年 成立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由陈重娥教授出任所长 至今。 深造课程 促进专业 研究所现在是本港主力的糖尿病治理专业课程开办机 构, 马青云 教授说:「我们的内分泌及糖尿病治理硕士课程 (MEDM)和最受家庭医生欢迎的糖尿病治理及教育专业 文凭课程(DDME),以及肥胖症体重管理证书课程等,都 得到香港医务委员会认可,连同常见内分泌及代谢疾病专业 文凭课程(GDEM),多年下来已惠及六百多位医护人员。」 研究所致力建立国际合作网络,每年协办「糖尿病及心血管 疾病危险因素—东西方共同关注」研讨会,出席的各国和本 港专家超过七百人。第十七届会议将于本年10月举行。 「领先」全球 不容乐观 综观全球,过去数十年,亚洲区糖尿病患者增长得最快。以 中国为例,患病率在八十年代少于人口的1%,2012年的大型 普查发现已超过10%,差不多一亿一千万成年人。研究所与 上海交通大学及中山大学进行联合研究,预计到2030年, 中国的糖尿病医疗开支将高达每年三千六百亿人民币。香 港的情况也令人担忧,国际糖尿病联合会2014年数字显示 本港糖尿病患者接近五十七万,患病率是9.9%,高于全球平 均。未诊断的糖尿病患者估计有三十多万。 扭转误解 提高警觉 人们普遍把年长、肥胖、嗜甜和和糖尿病画上等号,事实不 然。研究所于1995年至2009年间的一项研究,分析一万多 糖尿病个案,发现两成属于早发性糖尿病,平均发病年龄仅 三十岁,当中三成患者体重正常,清晰显示年轻及体重正常 人士亦有患上糖尿病的风险。陈重娥教授另一项在超过十 个亚洲国家进行的网上普查,显示在三万多人中,超过五分 之一在四十岁之前发病,意味着很多在生育年龄的女士、工 作能力最旺盛的人士,都受此病影响。 马青云教授说:「摄取甜食以外的高热量食物,令体重增 加,一样会形成糖尿病风险。增加风险的还有其他不容忽略 的因素,如抽烟、高血压、高胆固醇。遗传也占重要角色,直 系家属,尤其是母系家族有糖尿病史的,包括妊娠糖尿,患 病风险增加四五倍。」 与糖尿病人同行十载— 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 Walking with Diabetic Patients for a Decade— Hong Kong Institute of Diabetes and Obesity 工作坊,教他们聆听和激励别人的技巧。久病成医,他们可 以补充医生没空闲做的,完善全人照顾。」 取诸病人 用诸病人 把基础科学和临床研究转译为全人治理方案是研究所的重 点使命。马青云教授年前获得教资会第三轮主题研究计划 资助六千万元,进行糖尿病心血管及肾脏并发症的跨组学基 因研究。 「十多年来,跟进了约一万个2型糖尿病患者,由发病到并发 症到身亡,平均随访时间为八年。感谢病人慷慨捐赠DNA, 我们搜集了大量数据,收在『香港糖尿病登记』中。我们希 望透过分析这些数据,找出能预测中国人糖尿病和相关并 发症的基因指标和生化指标,有助及早辨识高风险病人。」 这也将是研发新药物的重要基础。长远而言,中心更希望可 推出一般评估以外的基因评估。 糖尿病不能根治,不能动手术割除。帮助病人控制病情,活 得健康,活得精彩,是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多年努力 的目标。研究所的科研、评估、教育、护理,都从病人角度出 发,深得国际糖尿病联合会赞赏,现在已成为该会认可的教 育中心。 早期的研究团队 Early team members 中大糖尿病研究团队 前排:陈重娥教授(中),马青云教授(左) CUHK diabetes research team Front row: Prof. Juliana Chan (centre), Prof. Ronald Ma (left)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