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466

2 466 • 4.11.2015 特写 Feature 将贫穷送入博物馆 Exiling Poverty to the Museum 香 港政府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本港贫穷人口接近一百 万,即是大约每七个人当中便有一个是穷人。贫穷是 否无法消灭?还是我们一直用错方法?10月14日,人称「穷 人的银行家」、孟加拉经济学家 穆罕默德 • 尤努斯 教授担任 中大「博群大讲堂」主讲嘉宾,以「盆景树下小钱庄」为题, 与近千听众分享他解决贫穷的理念。 舍弃经济理论的经济学家 尤努斯教授于1969年在美国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1972年 回孟加拉任吉大港大学经济学系系主任,一心希望将所学贡 献祖国。孰料1974年,孟加拉发生大饥荒,「满目都是饥饿 的人群,而我却在学校里教授一些华丽的经济理论。我觉得 自己一无是处,于是走出校园,希望帮助到人,那怕只是一 个。」他往访大学附近的乔布拉村,发现不少妇女不能向银 行借钱,只能够借高利贷做小生意,却利不抵债。他只是借 出自己的约二十七美元,便改善了四十二个家庭的生活,令 他首次感受到小额贷款对穷人的重要性。后来,他为更多穷 人作担保,向银行贷款,结果他们都能准时还款,但因借贷 款项增多,渐渐受到银行诸多阻挠。他忽发奇想:不如自己 筹办一间专为穷人服务的银行吧!遂成立了格莱珉银行。格 莱珉,孟加拉语就是「乡村」的意思。 反其道而行的格莱珉银行 这一所专门提供信贷服务予穷人的银行,自1983年成立以 来,已发展成孟加拉最大的商业银行之一;其模式亦在全球 一百多个国家获采纳,运行近一百八十个复制项目。成功典 范「格莱珉美国」在十一个城市开展项目,使近五万名基层 妇女受惠。截至2015年1月,累计发放贷款一百六十五亿美 元,还款率超过百分之九十八。2006年,尤努斯教授和格莱 珉银行因「从社会底层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努力」,共同 获颁诺贝尔和平奖。 「背后其实没有什么深奥的理论—我看传统银行如何做, 便反其道而行,却意外行之有效。」尤努斯 教授说:「传统银行借钱给富人,格莱珉借给 穷人;传统银行借钱给男人为主,格莱珉借 给妇女为主;传统银行需要担保,格莱珉讲 求信任;传统银行开在市镇中心,格莱珉主 动走入农村。」 尤努斯教授指出现存的社会制度是为富人 而设计,当然不能使穷人获益。他没有走老 路,像争取政府多拨资源,或以慈善方式救 助穷人,因为这只会令资源枯竭,长远难以 为继;亦因为这种「恩惠」由上而下,更加深 人们对穷人的负面印象。他要做的,是让本 金生生不息之余,更激发人既有的潜能,为 生活奋斗。「穷人就像被种成盆景的树。即 使是最好的种子,要是被栽种在只有六寸深的盆子里,不管 跟原来的大树多么相像,最终亦只能长成那么高。问题不在 种子,而在土壤。」 改变经济活动的土壤 尤努斯教授深信金融制度是解决贫穷的良方,但要改变游 戏规则。格莱珉银行不单纯借贷:它规定贷款必须用于创 业,且重点借贷予妇女—高达百分之九十七借款人为女 性。其独特的操作模式,有助增加穷人的社会资本,例如将 无近亲关系的借贷者组成五人小组,要求他们定期交流,扩 阔底层人民的社交网络;又要借贷人遵守协议,例如让孩子 上学,保持环境卫生等。如是者,借贷者改善经济情况,同时 亦提高了生活品质,这是传统借贷不可能做到的。 除了重视穷人的金融服务权利,尤努斯教授更希望透过发 展社会企业改变社会。他指出,商品从生产到销售予顾客之 间,太多「中间人」谋取暴利。究其原因,资本主义社会强调 人的自利,人被设定为赚钱机器,「商学院只会教人追求公 司利润,而非解决社会问题。」他成立数十个社会企业,好 像与食品公司合作生产廉价乳酪,改善农村儿童健康;建设 家用太阳能系统;推动孟加拉流动通讯发展,从而改善经济 等。他没有占有这些能解决问题的企业的股份,笑言助人比 赚钱更使他「超级快乐」。 尤努斯教授认为,现在的年轻人掌握科技的力量,足以改变 世界,理应思考如何利用手上工具打出自己的一片天。他不 讳言,为他人工作「与奴隶制度相差不远」,故鼓励年轻人 要做工作的创造者,「『找工作』是一个陈旧的观念。人本是 生而为企业家的。如果教育使人忘记自己具创造力的本质, 这种教育不要也罢。」。他的理想世界是零贫穷、零失业、零 碳排放,届时我们的孩子只能在博物馆内,「参观」人类曾经 有过的贫穷。 尤努斯教授此行带来的不只是风趣幽默、 发人深省的演 讲,更重要的是他已和十几间香港机构初步接触,计划将 格莱珉银行引入香港。他逾三十年的灭贫经验,会否为香 港带来启示?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