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477

2 477 • 4.5.2016 T he popular belief in ‘human progress’ seems to have given rise to the assumption that the contemporary world is always superior to the bygone worlds of our ancestors, and this assumption may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near extinction of ancient languages in our curricula. But the fact is ancient languages still impart to us important truths about who we are and whither we should go. To expose his students to a different culture and encourage them to pay better heed to their own cultural heritage, Father Louis Ha , director of the Centre for Catholic Studies, is offering a course on classical Latin with a twist. I began by asking Father Ha what kind of Latin he taught, and the erudite historian and clergyman soon gave me a quick walkthrough of the history of Latin. While legend has it that the first Romans descended from Aeneid and his men fleeing the besieged city of Troy, what we know for sure is that the early Romans borrowed from Greek settlers the Greek alphabets, with the first proof of writing dating back to around 7th century BC. Monarchy gave way to Republicanism, which matured 特写 Feature 学习拉丁文:高尚品味,抑或文化自省? Learning Latin: Not Haute Couture But Culture Shock 大 概不少人相信人类文明与日俱进,今时胜于往昔,古代语 言也可能因此几近绝迹于学校课程。实际上,古代语文是 我们思索人生要义和人类何去何从等问题的线索。中大天主教 研究中心主任 夏其龙 神父,设计了一门别出心裁的拉丁文课程, 鼓励中大学生认识别的文化之余,也多认识自己的文化传统。 我首先问夏神父他教的拉丁文是哪一种。专研历史而学问渊 博的夏神父,即给我上了一堂拉丁文历史速成班,初探拉丁 文发展的沿革。 罗马人始祖据说是逃离特洛伊城的埃涅阿斯及其同伴。这 当然是传说而已;罗马人从希腊移民借来希腊字母作书写之 用,却是事实,其考古证据可追溯至公元前七世纪。罗马曾 奉行帝制,帝制崩溃后则改行共和制,至公元前四世纪中叶, 共和制已趋成熟。罗马欲成为地中海地区霸主,戎马干戈实 现了统治者的愿望,也把罗马思想和文化遍播边陲。拉丁文 成为了地中海地区不同语言和族群的共通语言,其形式也因 此改变。拉丁文既是罗马世界的语言,也是少数菁英用于演 说修辞的工具。罗马政治家和演说家西塞罗(公元前107至 43年)的文学作品,就是古典拉丁文的精萃,千古传诵。 西罗马帝国于公元476年因外族侵略而倾崩,但拉丁文并未 随之湮灭,虽然不复闻于帝苑深宫,却散落修道院里,及后 欧洲大学成立,就成为了学术界的语言。 拉丁文与欧洲本土语文糅合而演化成今天所谓的罗曼语。据 夏神父所说,当时居于现今德国地区的人,他们所说的拉丁 文,相比意大利地区人士的拉丁文,较接近古罗马拉丁文语 音,教人出乎意料。 「举个例子说,C i ce r o的『c』音,在意大利拉丁文读成 『church』的『ch』音,而德国拉丁文则读成『car』的『c』 音。我教的拉丁文发音以德国拉丁文为准,」夏神父说。 这课程介绍古典拉丁文的概貌,但其主要目标,是对照古典 拉丁文和中文,使学生认清中文行文特色。他选取《左传》等 古籍章句作对比,务求收立竿见影之效。 夏神父认为,现代汉语受欧西语言影响过甚,故此不适宜与 拉丁文作对比。近代西方以至日本的影响,改变了中文的句 法和用字。 虽然语言演变无可避免,我们应当心,许多我们惯常使用的 词句,委实可简洁一点,以贴近文言语法重写。 「我希望藉课程阐述基本拉丁文语法,并提高华人学生对母 语的认识,」夏神父说。 「纵使古典拉丁文和文言中文大相迳庭,他们也有相似之 处,那就是言简意赅。我想,那可能是由于古代文字须刻在石 头、陶器、竹简上,简短岂不是比较划得来吗?」 夏神父的说话,正好带出现今文字工作者的处境:科技缩短 书写时间,却不保证思考和行文清晰。 拉丁文课程PHIL2400为选修科,于暑期授课。他的学生来 自历史、哲学、英文、法律、物理、药剂、生物学等课程。 夏其龙神父 Father Louis Ha 耶稣会传教士Séraphin Couvreur翻译《四书》等 中国古籍成拉丁文 Chinese classics such as The Four Books were translated into Latin by Séraphin Couvreur, a Jesuit missionary Photo by ISO staff 「我的学生觉得拉丁文难学和复杂。拉丁文动词带有二百六 十五个屈折变化,而形容词则有三十六个。你还得要学习词 形变化和组合。古典拉丁文讲求准确,不容含糊,以中文为 母语的学生颇难掌握。但是,修习拉丁文后,撰文时便懂得 如何铺陈和省略资料,以调节读者的反应。」 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改变了国际政治秩序,也唤起了寻找新 「欧洲身分」象征的呼声,拉丁文当然是最佳选择之一。 「欧盟崛起,如何团结语言、种族繁多的欧洲大陆,颇费思 量。在芬兰即有一所无线电台每周广播拉丁文新闻报道。会 说英文的人不少,选英文为欧洲身分象征,固然不无道理, 但七成英文字 词 源自法文,而法文的源头则为拉丁文呢!」 夏神父说1962年召开的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之后,拉丁 文不再是教会的法定通用语。不过,拉丁文仍然在学术世界 发挥影响力。譬如,新发现的植物或生物,通常以拉丁文或 希腊文字词起名。学术以外,不少高尚住宅和运动用品等商 品,其名字皆取自拉丁文或希腊文字词。 许多古代语文不复为今人日常所用,但却是我们寻问古昔的 津梁,也赋予此时此地存在的意义。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