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527

02 # 5 2 7 | 1 9 . 1 1 . 2 0 1 8 人 到而立之年,事业得意,却发现现实与理想渐行 渐远,应如何是好?是要逐梦,抑或妥协,认定一 切别无选择?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开源生态计划 (OSE)创办人兼执行总监 Marcin Jakubowski 博士选择了 理想。原是物理研究生的他从实验室走出来,推出传授硬件 建设的开源(开放原始码)平台,让所有人过自足的现代生 活。Jakubowski博士应本年度博群大讲堂邀请,于10月24日 亲临中大,发表题为「组装未来:一个物理博士的社会实验」 的主题演说,阐述「开源生态」的理念和实践。 Jakubowski博士于2003年创办OSE,并于2008年提出「全 球村落建设工具组」(GVCS)的构想。GVCS涵盖五十种建 设现代文明必不可少的器具,如拖拉机和三维打印机等。用 家只需按照网上发布的设计图组装,便可制造各种机械。目 前OSE已公开三十二种工具的雏型和设计,预计整个工具组 将于2028年完成。 廿年一觉美国梦 OSE的创立,与Jakubowski博士的人生历程息息相关。生 于知识分子家庭的他,从小深信科学与知识能惠泽普世。十 岁时,他离开物资匮乏的共产波兰,随家人移居美国。多年 后,小男孩成为在威斯康辛大学研究核聚变的物理学家。 然而,科学和知识并没有如他所想造福所有人;反之,世上 不少地方仍处匮乏之中。对学术抽离现实世界感到失望的 Jakubowski,从象牙塔回归土地,实践永续农业,却发现没 有适当的工具耕作。为制造生产工具,OSE由是诞生。 开放科技和知识 Jakubowski的开源平台有两项破格之举:其一,它以开源 形式运作;其二,它专注硬件建设。开源形式的风险甚高,因 它难以如研发企业一样,以专利权保障收益。再者,虽然现 今市场也有开源企业,如开源作业系统Linux,但这些企业 大多集中软件,而不是硬件。OSE公开硬件制法近乎异想天 开,因人类从未有此传统,而且开源硬件须一一纪录筑构器 具的步骤,过程极为繁琐。 讲堂上的社会实验家对于逆流而上没有半点忧虑:「科技命 定论并不存在。科技的选择受环境影响,与政治和社会状况 密切相关,我们绝对有能力改变。」Jakubowski开放科技知 识,源自他深信知识的巨大力量,而其终极意义应是赋予人 类能力,创造美好生活。 OSE如何赚取收益,在市场上生存?Jakubowski博士将开 源平台和商业模式区分开来:「开源平台是分享知识、共同发 展事物的方法,在其上需要建立适合它的商业模式。」OSE 以工作坊的方式营运:一方面,用家可根据平台发布的设计 图,自行制作GVCS任何器具;另外他们也可参与OSE的建 筑工作坊。以建造一千四百平方呎基础规格环保家居的工 作坊为例,为期五天的工作坊,每位参加者只须缴付五百  美元学费。若要买下建成的屋,则只须多付三万美元材料 费。整笔费用为三万五百美元,价格仅为市场同等房屋的一 小部分。 感悟手作的深情 OSE为何聚焦硬件?Jakubowski在讲座尾声动情解释:「当 你用双手创造真实可感的东西,你会与世界建立联系,而这 是不少人在现今网络世界所失落的。这其实是人的本能,因 为归根究底,这正是人与哺育他的大自然—石头、阳光、植 物、泥土和水的连系。」 Jakubowski博士为博群大讲堂系列首位来自西方和纯科学 出身的讲者。博群全人发展中心主任 伍慧明 女士说:「本年度 邀请Jakubowski博士主讲,是想吸引以往较少参与博群活 动的科学和工程学生。他对开源、知识共享和团队合作的创 新意念和理解,与博群大讲堂和博群计划关怀社会、启迪思 考的宗旨不谋而合。」 「OSE貌似简单,却蕴含对现今教育制度、社经秩序和价值 观的深刻批判。」生命伦理学中心总监 区结成 医生在讲堂 后指出。「Jakubowski博士将科技开放,让所有人掌握生 产工具,藉此抗衡现代社会的社经不平等。或许他的家庭 背景、铁幕下的生活经历,以及强烈的正义感促使他将知 识和科学带给每一个人。」社会学四年级学生 郭怡欣 则钦佩 Jakubowski博士贡献世界的精神,而这也是她身为环保和 社区文化建设者的志向。 或有听众质疑,这位核聚变物理学家的社会实验能否在消费 主义盛行的香港实现。但是,我们岂能因事情不寻常易察, 便贸然否定?正如这位社会改革家在讲堂开端引用雨果的说 话:「没有什么力量大得过乘时而起的思想。」 拼出未来 The Game Changer 物理博士筑构共享新世界 A Fusion Physicist’s Utopian Experiment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