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534

1 1804年沉没的西班牙 战舰「仁慈圣母号」上 的金币和银币。该舰 财货重达十七吨,约值 五亿美元。于2007年 发掘和打捞舰只的美 国奥德赛海洋勘探公 司最初将工程保密, 只以代号「黑天鹅」称 之。及后西班牙政府入 禀美国联邦法院,争夺 「仁慈圣母号」拥有 权。官司历时五年,最 终法院于2012年裁定 根据主权豁免原则,该 舰为西班牙所有 2 1708年沉没、载有价值 一百七十亿美元、产自 秘鲁的金、银与祖母绿 的「沉船中的圣杯」─ 「圣荷西号」。船只 2015年于哥伦比亚海 岸寻获,哥国旋称持拥 有权,但西班牙却指出 圣荷西号原为该国宝 船,理应归其所有。与 此同时,秘鲁亦加入争 夺战,称船上金银于秘 鲁铸造,该国才是宝藏 主人 3 2018年于黑海发现、 拥有超过二千四百年 历史的古希腊商船,为 现时世上最古老沉船。 商船与公元前五世纪、 现存大英博物馆的「海 妖花瓶」上的船只图案 极为相似 4 原定由新西兰开往香 港的「文特诺号」。船 只1902年于赫基昂加 港口触礁沉没,上面载 有四百九十九名奥塔哥 和南部大区中国淘金 矿工的遗体,打算经香 港运回广东家乡安葬 5 满载唐代珍宝的黑石 号。新加坡政府子公司 自印尼手中购入整批 宝藏,于世界各地巡回 展出 By Jacinta Iluch Valero Source: Royal Museums Greenwich Source: 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 via AP 1 2 02 # 5 3 4 | 1 9 . 0 3 . 2 0 1 9 大 海广袤无边,变幻莫测,历来均引发人类 无穷想像。有关海洋的小说和电影如《金 银岛》和《加勒比海盗》情节瑰丽奇诡, 更为海洋、海盗和寻宝探险添上浪漫情怀。时至今 日,历史学家所言十七至十八世纪的海盗黄金时代 早已远去,但寻宝热却从未消褪:葬身怒海的船只 遗骸,成为寻宝客最新目标。然而后者的「得」,往 往意味着考古和人文宝藏无可挽回的「失」。在过 往多次沉船打捞和争夺事件,法律挺身而出,试图 成为平定风浪的定海神针;但这支神针,是否真能 震慑四方? 在2月22日举行的「大中华法律史 研讨会系列」第五讲,法律学 院副院长(学术事务) Steven Gallagher 教授以「中国沉船、 寻宝者和水下文化遗产制度的 历史」为题,引领听众潜入深 海,追踪沉船命运、了解有关国际 法和条约的来龙去脉,同时探讨香港和中国在保护 水下文化遗产方面的现况。 源于海难的救助法 不同于非法掠夺,普通法中的「救助法」规定寻获 沉船者有权分取船上部分珍宝,因为该法的订立 目的,旨在推动救援。透过给予自发救援人士一笔 「救助酬金」(通常为船上一部分财宝),救助法 鼓励人们拯救在海中遇险的人、船只和货物。而要 取得报酬,救援须有一定成果。救助法的诞生,源 自十二世纪轰动英法的「白船海难」。今天,此法 适用于全球大部分司法管辖区。 宝藏花落谁家? 救助法允准救援者获取经济报酬,却不会将货物归 其所有。要决定谁能拥有宝藏,沉船地点至为关键, 因为根据1982年订立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各 国能在其海岸线对开十二海里(约二十二公里)的水 域行使主权,坐拥和处理该范围内发现的所有物品 和船只残骸。唯一例外是享有主权豁免的战舰和非 商用政府船只,不论在任何海域,它们都属于其来 源国。 钩沉深海遗珍  — 水下文化遗产的保护及国际法沿革 撇除上述,寻宝客仍有望分一杯羮。若沉船处于国 际水域、原物主不可考,而船只并非军事或政府舰 艇,或是相关主权国放弃船只,他们便可谋拥宝藏。 沉船的人文价值 瓜分宝藏不代表圆满落幕。这些深海宝藏的价值 并不止于金钱。「沉船在各方面都是无价宝—它 是我们的水下文化遗产,诉说着前人的风俗和国 家之间的互动。它让我们知道有这样一些人、一些 国家,为接通外界而在凶险无比的大海中航行。」 Gallagher教授解释。 从考古角度看,这些深海沉船久未为人触碰、保存 完好,是珍贵的研究材料。但沉船遗址多为航海者 的墓冢,是载有人体遗骸的悲剧现场。贸然闯入, 将遗骸当成珍宝掠夺,是对逝者不敬,道德上大有 争议。 法律定浮沉? 为遏止掠夺水下遗产,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 织于2001年颁布《保护水下文化遗产公约》(下称 《水下遗产公约》),清晰定义水下文化遗产为整 体或局部处于水中最少一百年,具有「文化、历史或 考古价值」的遗址、建筑、运输工具、工艺品或所有 其他人类生存的遗迹。海底铺设的管道、电缆和使 用中的装置则不计在内。 《水下遗产公约》重申水下遗产为「人类文化遗产 的组成部分」,以及「各国人民和各民族的历史及 其在共同遗产方面的关系史上极为重要的一环」。 以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未触及救助法衍生的 掠夺问题,这里则确立救助法不适用于水下文化遗 产,并指出原地保留为优先选择,不得进行商业开 发。关于遇难者遗骸,《水下遗产公约》亦规定须 特别处理。 《水下遗产公约》从人类共同福祉着眼,明显与以 资本逻辑运作的救助法大相迳庭。公约陈义高远, 效力却成疑问:除西班牙和葡萄牙,所有海事强国 如英美等均没有签署。大型商业打捞如奥德赛公司 的「黑天鹅」计划和唐代黑石号计划仍有发生。再 者,不少在东南亚水域未过一百年门槛的二战沉船 被人恣意盗捞,以取得需求甚殷的废铁和未被核污 染的镀钢。Gallagher教授叹喟:「文化遗产法大 多是理想,而不是法律。」看来,法律的定海神针, 始终敌不过人类的贪婪。 中国式水下遗产保护 说回「中国沉船」,中国近年积极拯救国家和人文遗 产,源于1985年在国际市场上遭遇挫败,缺乏资金 在佳士得拍卖行购回十五万件统称为「南京船货」 的中国瓷器。经此一役,中国不惜千金、不遗余力赎 回和宣传其深海瑰宝。2007年,中国从南中国海床 直接起出南宋初年沉没、境内现时最古老和大型的 沉船「南海一号」,并置于专门兴建的海上丝绸之 路博物馆内,让访客直睹挖掘和考古过程。 香港如何? 香港靠海而立,海上贸易蓬勃,水下文化遗产对本港 尤其重要,有助了解香港远至殖民时代前的航海和 贸易史。现时本港主要透过两条法例保护水下遗产: 《环境影响评估条例》规定所有基本工程项目须先 进行「文物影响评估」,而海洋项目则须开展「海洋 考古调查」。 至于第二条《古物及古迹条例》则赋予政府将 1800年前的工艺品、构建的场地或建筑定为古 物或古代遗物,并将富历史、考古和古生物学价 值的场地或建筑定为古迹的权力。关于条例的成 效,Gallagher教授不讳言:「这些条例和评估都是 良制,问题是人们是否遵从。」 保护水下遗产方面,香港还可做什么?专研衡平法 和文化遗产法的Gallagher教授引述 Bill Jeffrey 博士 与香港海事博物馆在合作研究中的建议,例如建立 全港水下遗产资料库及找出重要遗址,按《古物及 古迹条例》宣布为古迹等。他续说:「落实研究所 有建议,在香港海事博物馆配对资助下,开支不过 三百万港元,这远比本港一些大型公共建设造价为 低,与新加坡为购得黑石号宝藏豪掷三千二百万美 元相比,更是微不足道。这样用钱最得其所。」 「大中华法律史研讨会系列」前身为2014至2016年 广受欢迎的「中国习惯法研讨会系列」,今年为第 二届。研讨会向公众开放,邀请各范畴专家剖析大 中华地区法律不同方面的历史沿革。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