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537

02 # 5 3 7 | 0 4 . 0 5 . 2 0 1 9 旅港抑旅法 法裔教授 Frank Vigneron 有个颇带禅味的中 文名字— 韦一空 ,那是1998年他首次在香港 举行展览时,应画廊的要求,由他的华裔妻子 起的。知夫莫若妻,「空」是中国画和哲学里 重要的元素,与他的作品风格十分契合。 外籍艺术家有个中文名字,当然有助在华 人地区打出名堂。不过对日常生活不一定有 利:他就曾收过抬头「韦一空」的支票,却因 没有这个名下的银行户口而无法兑现;也试 过在北京参加活动时,无法入住主办单位以 中文名字预订的酒店,而要自己掏腰包。 韦一空的父亲在船公司工作,曾旅居英国、 马达加斯加,两度居港。「我在这儿出生,后 来又迁往越南、比利时,九岁回法国。我主 要在比利时和法国受教育。」他是比较文学 哲学博士,可以读中国文学和古文,还修得巴 黎第七大学中文艺术史哲学博士,以及皇家 墨尔本科技学院的艺术博士。 1990年,韦一空说着简单的国语,回到出生 地,开始较深入地认识广东话,发现这方言 美丽之处,也体会到本地文化旺盛的力量。 他说决定留在香港,或多或少是因为广东话 令他着迷。 沙漠抑绿洲 香港久被称为文化沙漠,韦一空断言:「从来 都不是。」他认为香港开埠以来一直都有研 习书画的文人雅士,报章专栏蓬勃,也出了 不少文学家。虽然好像缺乏艺术学院等建 设,但却不乏画室博物馆;六十年代启用的 香港大会堂就带有博物馆的设计。 「说香港是文化沙漠的都是那些既不讲也 不看中文的人,他们根本不知道香港有什么 发生,只是在当时那种殖民政治环境里人云 亦云。」他特别指出殖民政府对艺术少加控 制,与台湾和大陆相比,香港的艺术家有更 大自由探索各种不同的艺术形式。 颠覆抑墨守 过去三四十年内,此间艺术教育机构已增加 不少。韦一空提醒,在互联网世代,老师是知 识的来源这个概念已经过时,因为学生的见 识往往和他们不相伯仲。不过,大量资讯随 时随地可以上载供人取用,也造成伪资讯充 斥。「帮助学生筛选和梳理有用的资讯,机械 人办不到,我们仍然需要老师。当然,我们也 可善用颠覆教室的概念,创造内容,上载线 上,把与学生相处的时间用在带领他们的研 习专案上。」 由板书直说过渡到颠覆教室需要庞大资源。 韦一空曾为中国的那特艺术学院录制「西方 艺术理论与哲学」视频系列,共十五讲,用了 好几个月,体会殊深:「大学教师除了教学, 带学生做专案,还要兼顾研究评审、研究影 响力评审,以及发表论文以求存,实在疲于 奔命。有时他们宁愿墨守传统的讲课加学期 作业模式,也就可以理解。」 艺术与行政 许多人都认为艺术与行政是南辕北辙两种 才干,艺术创作不辍的韦一空,2004年加 入中大艺术系,2017年出任系主任。他的行 政要诀是适度的抽离。「我并不外向,也不 善于交谈。和别人商讨学系事务时,我看到 的是系主任在说话,而那不是我。保持这个 距离是很重要的。」他相信行政顺畅有利教 与学,却谦称自己并无领导才能。「系里同 事都有主见、性格鲜明,你不能告诉人家应 怎样做。我只不过是对上层传递系内达成 的共识而已。多赖不少同事在操作层面的 支援,代为处理不少琐事和实务,我才应付 过来。」 韦一空身兼「天台塾」的总监,这个非牟利组 织邀请亚洲及本地艺术家,包括不少中大艺 术系毕业生,就亚洲国际的社会文化议题, 进行创作研究以及讨论,服务对象以本地中 学生为主。他相信所有艺术形式,无论书法、 绘画还是漫画,都有解放心灵和赋权的作 用,所以社会参与将是艺术系一个重要发展 方向。学系今年夏天还将推出一个带学分的 社会参与实习计划。 艺术系课程还将加入漫画一项。由9月开始, 本地漫画艺术家 苏敏怡 会任教漫画制作,韦 一空说:「漫画种类繁多,可塑性高,既可轻 松消闲,也可严肃言志。」他会教授漫画史, 重点在当代漫画的创意层面。艺术系已和布 鲁塞尔一所艺术学院签订合作备忘录,稍后 会有比利时学生来中大交流。 在韦一空眼中,中大艺术系对香港的贡献非 常重要。「直至大概十年前,中大一直是本 地唯一开办艺术制作主修课程的本地大专 院校,所以,香港有独特原创风格而有成就 的艺术家,很多都是从这个小之又小、每年 收生不过三十的艺术系毕业的。我希望能 给学生更多创作教育,但是现在我们空间 不足。」 定位与类分 资讯高速传送令文化交流的可能性激增,艺 术的创作、思考和呈现,出现了翻天覆地的 改变。艺术疆域随全球一体化渐趋浮动以至 泯灭,艺术实践也愈发多元。韦一空就曾指 出:今天,香港的艺术学生手到拿来地把世 界各地的图像音影结合在其作品之中,极具 文化特色,令人大开眼界。他发现不少当代 作品的风格或所受的影响并无明显的承袭可 寻,艺术史和艺评惯用的如「东方/西方」、 「传统/当代」、「公众/私人」等非此即彼的 二分法风格,已流于过度概括化、对立和排 斥,不足以诠释今日五花八门的艺术创作。 因此,韦一空提出一个建基于「皮亚杰群」 的关系模型,摈弃非此即彼的概念,而把 「传统-非传统(当代)」、「公众-非公众 (私人)」视为一个尺度上的两端,结合在 同一系统中,试图更确切描述今日香港同时 并存、看似对立而其实不然的艺术形式(包 括「本土」中国艺术、水墨艺术、「艺术家」 艺术和关系美学)的相互关系。比方说,利 用中国山水画去联系人群,这是水墨艺术, 也属于关系美学范畴。「九龙皇帝」曾灶才 的艺术身分在香港艺术家和策展人手中不 停改变,既是公众涂鸦,也促成不少策展试 验,可能就在「皮亚杰群」中占有多个位置。 那么,「想虚空 虚空想 空想虚」系列又 属于什么类别?这批以针笔绘画,曾在香 港、上海和布鲁塞尔展出的水墨艺术,韦一 空自述为「没有文本的小说,但仍然是用 笔在桌上写成的;没有意义的图像,却又分 了章节」,是较接近非传统(当代)的私人 作业。 故乡抑他乡 定位与类分的确一言难尽。韦一空的母语是 法语,在法国北部长大,在巴黎住了七年,当 然是根植法国文化。但是,去国日远,上一次 回法国已是2008年念最后一个博士学位的 事,他竟有外人之感。在中国大陆,他被推 广为法国艺术家;在香港,一般不会特别标 榜;亚马逊卖他的画册,则称他为香港艺术 家。画廊与美术馆往往最在意身分的问题, 他自己虽也在意,却也找不到答案。 韦 一 空 与 艺 术 无 常 性 亦 无 常 形 Le Songe Creux Codex 4, detail 35 x 50 cm ink on paper 2001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