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letter No. 539

02 # 5 3 9 | 0 4 . 0 6 . 2 0 1 9 p 黄洪教授(左)及伍朗希小姐 Prof. Wong Hung (left) and Miss Latvia Ng 评之有效 学者参与社会从不是新鲜事,出身社会工作背景的学者尤为 如此。对于黄教授而言,GIA同时象征着一个公共学人的自 我期许:「一所公立大学有其自身的社会责任,任职于公立 大学的学者亦应以他的学术和研究去推动社会进步。大学学 者当中需要有人对社会实况有在地的了解,否则做出来的评 估只是流于表面,不能从真正贴地的语境和脉络中提出深入 的看法和到位的改善建议。」 循着这个想法,黄教授寄望GIA能成为培养新一代公共学 人的平台,透过GIA累积对街坊、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 政府乃至不同持份者的贴身认识,令研究有更大的社会辐 射力。 访谈尾段,黄教授生起一番感慨:「当今香港年轻一辈的无 力感很强烈,其实我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做GIA,或者 通过GIA让更多年轻人参与进来,其实也是面对这种无力感 的一种方式,试图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尽量发放一点点 影响。」 评之有道 G I A目前遵循的工作模型称为「3 M」。 Measure(评估)是第一步。以GIA评估香港 社会服务联会(社联)的「落得楼」楼梯机服 务为例:楼梯机是一种机械装置,帮助旧式楼 宇里行动不便的住户上落楼梯。GIA首先会评 估这一服务的成效,比如会否为服务对象提 供更多生活便利,会否扩大他们的活动范围, 从而提升他们的整体福祉。 第二步是Manage(管理)。GIA并不止步于 提供评估报告,而是希望通过初步评估,进一 步促进资源的使用效益。黄教授如是解释: 「我们观察到,不少机构掌握资源有限,但同 时日程忙碌,疲于奔命。在这种情况下,更加 需要学习如何分配资源,确立优先次序,有的 放矢。」 第三步是Maximize(扩大影响)。倘若GIA发现社联的楼梯 机项目行之有效,对服务群体、社区带来长远的积极影响,便 会着力让这个服务的经验得到积累、分享和更广泛应用。 「Maximize」点出的正是GIA不同于一般评估调查机构之 处:GIA有自身的愿景—「透过提供社会影响评估及谘询服 务,推广具有社会效益的社创项目,以促进一个公义和可持 续发展的社会」。因此,GIA也「拣客」,而非来者不拒。 黄教授所谓「拣客」的标准,是GIA是否认同所评估机构本 身的愿景,以及机构是否真心聆听和接受GIA的意见,有意 与GIA携手带来更大的社会效益。黄教授提及他们正在洽 谈的一个评估项目,便是来自一个在社区播映纪录片的团 体。GIA认同其理念和目标,因此尽管在行内还没有相关评 估研究,黄教授反而跃跃欲试:「相对传统的社会福利评估, 比如说某家庭服务中心的项目对于亲子关系的改善效果,大 多有现成的量表,也有不少机构在提供评估服务。但衡量观 看纪录片如何影响观众的意识转变尚未有先例。正因其困难 和崭新,GIA更会迎难而上。」 本 是以「社企」的名义邀请社会工作学系副教授 黄洪 做访问,没想到坐下不久,黄教授便说:「我们 不用social enterprise(社会企业)这词,我们做的 是social business(社会事业)。」 社会效益为重 黄教授坚称的「社会事业」一词源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穆罕默德 ‧ 尤努斯 (Muhammad Yunus),尤努斯强调「社会 事业」有别于「社会企业」,后者追求利润与社会效益同时 最大化,但「社会事业」则以社会效益为最高指标,经济上只 须维持营运即可。 黄教授指,他在香港见到不少社企被营利的目标束缚,无暇 发挥社会影响力,「更坏的情况,则是商业文化的思维和模 式透过这些社企渗透非政府组织和社区经济。」他对此甚感 忧虑。 在这背景下,黄教授及其团队在2018年3月成功申请到中大 「可持续知识转移项目基金」的资助,于5月成立了臻善评 估中心(Good Impact Assessment Institute,简称GIA)。 在香港,大部分社会服务机构和非政府组织都需仰赖公共 或私人资助。资助方冀了解款项是否用得其所,便需要评 估受资助机构。GIA的出现某程度上呼应了此需求,透过问 卷调查、访谈、个案研究等科学方法,为不同机构提供评估 服务。 在GIA成立之前,黄教授的团队曾获「知识转移项目基金」 资助,已在推动小型的项目评估,促进社区共融。从那时已 在协力的 伍朗希 (现为GIA项目经理)举例说明他们在评估 时如何以社会效益为更高考量:「我们那时在做街市食物回 收的社区调查,每一份问卷都由一位中大学生配对一位街坊 共同去访问商户。街坊熟悉街市,容易与人熟络;而大学生 比较少进街市,不敢攀谈,但他们非常清晰问卷的内容和目 的。其实问卷由一个人去处理的成本是最低的,但我们很清 楚,我们的目标是通过这种访谈员的配对促进不同群体的合 作、沟通和了解。」 The Business of Measuring Social Business Wong Hung and his Good Impact Assessment Institute —黄洪与他的臻善评估中心 好「评」应传千里 社创荟动 / S ocially E nterprising

RkJQdWJsaXNoZXIy NDE2NjYz